1. 阎罗王和那吉盖多

已更新:4月27日


1. 阎罗王和那吉盖多


那吉盖多是很有想法,又蛮有好奇心的一个少年。某天,他看到父亲举行祭祀时就想,举行祭祀真的活着死后都可以享福吗?还有,想知道死亡到底是什么。虽然问了父亲,但是父亲没能回答。那吉盖多无论如何都想弄清这些问题,就去见了阎罗王。然后见到阎罗王问了这些问题:举行祭祀的话真的不管活着死后都能享福吗?祭祀的意义是什么?人死后会怎么样?死意味着什么?



祭祀中仪式重要还是至诚心重要?


古印度人认为向神祭祀是作为人非常重要的事情。祭祀的时候祭祀们念诵咒文,向神进献供品。因为人们都认为举行祭祀是非常重要又要恭敬的事情,所以也自然认为举行祭祀的人也是非常高贵的。


祭祀是为了更好的生活。现在也是,都想过得很好,死后也希望能去个好地方,然后进行各种祈祷祭祀。但是,不管是谁,不知什么时候人们开始相互竞争。渐渐祭祀变得规模越来越大,仪式似乎变得更重要了。最开始是在田里用火进献一点谷物种子,到了后来,向所有参与祭祀的祭司以及邻居们分发非常珍贵的牛或直接给钱。祭祀就变得华丽又具竞争性。牛珍贵是因为,牛为人们提供牛奶,印度乳制食物特别多,没有牛就活不了的程度,所以提供牛奶的牛也自然就珍贵,还受印度人所崇拜。


现在要说的故事中,也有为了活着和死后得到更多福,而献上自己的财产的贪婪祭司。他认为祭祀做的规模宏大就可以受到人们的羡慕尊敬,还可以从神那里求得更多福德。所以在祭祀中甚至献上了自家的十头牛。


这个祭司有个儿子,名字叫那吉盖多。以前在印度,身份是世袭的,父亲是祭司,儿子就自然也会成为祭司。那吉盖多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祭祀,自己早真诚地做了各种准备。那吉盖多学了很多学问,有语法学、音韵学、占星学,以及向各位神祭祀的方法,让神欢喜的赞颂,先贤们的著作等等。


有一天,那吉盖多来到院子里,看到父亲正在准备祭祀。父亲让人把家里的牛赶到了祭祀场,看到这个场景的那吉盖多想“啊哈!今天是进献牛举行祭祀啊!”但是仔细观察后,发现赶来的牛都是老了的,不能产奶也不能生崽的牛。


那吉盖多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:


“已经再也不能饮水,不能吃草,奶也已挤干,感官也都已衰竭,施舍这样的牛,只能再生到没有快乐的世界。”

(伽陀奥义书1.1.3)


励志成为一个好祭司努力到现在的那吉盖多,看到这些为了取悦神而献供的牛如此这般,心里只有无限的遗憾。那吉盖多就问了父亲:对神最重要的最珍贵的难道不是真诚吗?


“父亲啊,你将我祭祀给谁?”

(伽陀奥义书1.1.4)


不管在祭祀中把多珍贵的东西进献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孩子献供,父亲当然生气了。


“不是,你这小子……,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鬼话,闪一边去!”


但是那吉盖多一直纠缠不休的在问,然后父亲因为很生气,就随便说了一句:


“我要把你献给死神!”

(伽陀奥义书1.1.4)


猛地一瞬间,“死神”这个词就像雷声一样回荡在那吉盖多的脑海。死神也就是阎罗王。关于阴间、死亡、人生等问题的好奇此时就像波涛一样涌起。


“返顾前人,环顾后人,不管多么优秀的人,都像田里的谷物,成熟、死亡,又再生。”

(伽陀奥义书1.1.6)


那吉盖多轻轻的对父亲说。


“父亲,所有人都难免一死的话,那父亲为什么还把珍贵的东西聚集起来举行祭祀呢?反正早晚我死了要去找阎罗王,我现在就要去找阎罗王问问为什么人出生又死亡,反正都得死为什么要活着。”


那吉盖多像勇于冒险的勇士一样信心坚定,就这样跟父亲告别了。父亲看着儿子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行动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那吉盖多又真挚坚定地向父亲行了礼之后回头走远了。父亲有试图去把儿子找回来,但是都无济于事。父亲丢了比任何都珍贵的宝贝儿子后,困惑、冲击,还有自己对儿子疑问的不在意,这让他后悔不已,精神恍惚。


另一边,那吉盖多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阎罗王府邸的大门前,为了见到阎罗王,他在等着希望门前有谁经过。一天、两天、三天、四天,时间一直流逝,但是没有任何人经过也没有任何人出来,一点生气都没有。尽管如此,那吉盖多怕自己离开的时候有谁出来的话怎么办,就只能漫无目的的一直等了下去。


在古印度,根据身份决定义务和权利。祭司是无条件受人优待的,那吉盖多虽然还小,但根据身份,他父亲是祭司,那么他也是婆罗门。但是他来到这地府门前,没有受到任何重视,也没有收到任何供养,干巴巴地守了四天。按照惯例,这家主人没有遵守接待婆罗门的礼仪,是应该忏悔的。过了四天,终于门开了!不知谁出来了,虽然不是头上长角令人可怕的样貌,但是有威严风度的,就是这宫殿的主人阎罗王,他说:


“噢!婆罗门啊!你是尊敬的客人,来到我家三个夜晚没有进食;我向你致敬!也祝愿我吉祥!为此,我可以听取你三个愿望。”

(伽陀奥义书1.1.9)


那吉盖多想,这正好啊,本来还担心该怎么开口问问题,事情发展还算顺利。虽然那吉盖多马上就想问他好奇的关于死的问题,希望得到答复,但是他先想到了丢了自己而伤心的父亲。他想既然说可以听取我三个愿望,那我可以慢慢问。虽然解决自己的好奇症本来是第一要务,但再想了一下,还是明智地做出了决定。就字正腔圆地说:


“死神啊,但愿我父亲乔达摩忧虑得以平息,心情愉快,对我怒气消失,释放我回家。这是三个愿望中的第一个愿望。”

(伽陀奥义书1.1.10)


阎罗王是审判一切人行为对错的神。但是,看到这样有孝心的少年,觉着没有比这更讨人喜爱的了。


阎罗王心里非常满意,就答应了这个愿望。虽然把父亲抛在身后来这里的时候,那吉盖多是不孝至极的儿子,但内心里是非常担心年长的父亲的。


现在是说第二个愿望的时候了。这可是冒死来到这里得到的三个愿望。所以得谨慎做好选择,那吉盖多非常慎重的思考着。还有,他想这次也得仔细了解一下祭祀。父亲用牛祭祀到底有没有用,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好是怎么个好法。还有祭祀是真有用吗。


“死神啊,在天国世界没有任何恐惧,你也不会在那个世界,任何人没有衰老忧虑,摆脱饥渴,超越忧愁,安居在天国世界,充满欢愉。死神啊,听说你知道天国之火,请告诉我这怀有信仰之人;那些天国居民享有永恒性,这是我选择的第二个愿望。”

(伽陀奥义书1.1.12~13)


阎罗王渐渐陷入沉思,对这个真挚的少年有了兴趣。可以感觉到,那吉盖多没把祭祀想成是单纯的求取所欲的行为,而是想,为什么要祭祀,还有想知道其中的意义是什么。于是,阎罗王就很欣慰的听取了这第二个愿望。


“那吉盖多啊,这天国之火,我知道,我告诉你,让你知道;它是根基,靠它达到无限世界,你要知道,它深藏在洞穴中。”

(伽陀奥义书1.1.14)


印度人在举行祭祀的时候,会做一个方形祭坛,在里面点上火,召请火神。然后向火中投祭谷物、黄油等祭品。向赐雨水的因陀罗神祭祀时也是,还有为了农事顺丰而祭祀大地之神Pṛthvī也是,他们相信,先向火神进献然后通过火神转化为烟雾可以传达给天上的诸神。对于祭品完全燃烧生成烟雾然后传到神那里这件事,是和祭品多少多贵重无关的,寄托在祭品的真挚才是更重要的。


阎罗王的意思是,哪怕是一粒小谷物,只要对火神真诚,通过火神就可以送往天堂。所以火神是通往天堂的路。就像不知道路的人是到不了目的地的,不知道象征着真诚的火神的人,不管怎么祭祀是无法到达目的地的。要永远不死,无有任何恐怖和饥渴,没有悲伤,为了幸福地生活而祭祀的话,应该知道祭祀的意义,也就是知道火神的意义,应用真诚祭祀,这是阎罗王想表达的。


还有,通过火神向天神祭祀这个事情,相比只是向火中投祭祭品,更重要的是怀着真诚的心向神祭祀。也就是,没有真诚心的只是进献祭品是无任何意义的。


现在,那吉盖多确切肯定地知道了,父亲的祭祀不是用心的祭祀,也不知道火神的意义,是无意义的祭祀。




知道真相跳脱死亡


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愿望。那么,那吉盖多最后会许什么愿呢?从最开始一直倾听到现在的读者,应没有忘记,最开始那吉盖多想知道的生老病死问题。为什么人会出生、成长、衰老、死亡,还有,人死后去哪里的这些问题的答案。这就是那吉盖多的第三个愿望。那吉盖多的心里砰砰直跳,他是多么想知道这个答案,绷着忐忑的心终于开口了。


“有个关于死去之人的疑惑:人们或说存在,或说不存在;我想要知道这个,请你指教!这是我选择的第三个愿望。”

(伽陀奥义书1.1.20)


但是,听了这话的阎罗王表情变得扭曲。阎罗王于是有点小声劝说地这样说道:


“甚至古代天神也对此困惑,其中的法则微妙,不易理解;那吉盖多啊,请你另选择心愿!抛弃这个疑问,不要为难我。”

(伽陀奥义书1.1.21)


阎罗王不是到此为止都顺顺当当地听取了愿望吗,怎么到了那吉盖多最想知道的问题反而不愿给实现了,这是怎么回事呢……阎罗王的表情变得跟之前完全不一样。但那吉盖多也没有就此罢休。


“死神啊,连众天神也都想知道,你也说这不易理解,这样我就更想知道,这样深妙的问题,除了您还有谁可以回答呢,对我来说除了这个愿望再也没别的了。”

(伽陀奥义书1.1.22)


这……这……那吉盖多再一次坚决的说的时候,阎罗王开始变得不安。为了遵守约定,阎罗王又觉着那吉盖多不会乖乖听话就此罢休。阎罗王于是说你可以选择无病长寿、金银财宝、土地、美女、车辆等等,都可以给你实现,但就恳求不要问我关于死后的问题。但是那吉盖多并不受此诱惑。


“死神啊,那些快乐等都是不知道何时就消失的虚无的东西,还有感官衰竭。在这样短暂的一生中,这些快乐不适合我,不用给我,你自己留着吧。人无法靠财宝得到满足,而看到你,我们怎么能获得财富?我们的生命都在你的掌控中!所以我还是想要最初的那个愿望。在下界衰老的人,若知道和看透美色、爱欲和欢乐,他就早已走近不老和不死的世界,怎么还会热衷于长寿?死神啊,死后的人存在不存在,还有,关于他们去往的世界,请您告诉我。我知道这问题深妙,但我那吉盖多除了这个愿望再也别无他愿。”

(伽陀奥义书1.1.26~29)


那吉盖多的关于死亡的问题不是其他钱财平安所能代替的。真挚迫切的那吉盖多不只是对那些诱惑无兴趣,而且对在世上该如何安稳的活着也无兴趣,他关心的是怎样才能正确的活着。


阎罗王犹豫了,死亡的秘密不是可以随便跟谁说的问题。为什么呢?不只是因为死亡的真相理解起来比较困难,因为万一理解错了,人们可能就因此意外死亡,或者发生灵魂一类的问题等,这是不能恍惚的。但是,对这个明智的那吉盖多,阎罗王最后还是说了。但对于还是少年的那吉盖多,到底能不能理解,不可而知。阎罗王怀着担心和期待、不安和希望的心情开始回答了。


“没有声音,没有触觉,无色,无味,无香,不变,稳定,无始无终,高于伟大自我,永恒,知道这个阿德曼的话,便摆脱死神之口。”

(伽陀奥义书1.3.15)


果然,那吉盖多没能理解阎罗王口中的话。然后阎罗王又一点一点仔细说了一遍。阿德曼就是自我,自己的意思。也就是自我本相,自我本性。知道死亡的真相就能知道人的自我本性。要理解阎罗王回答的第三个愿望,理解阿德曼是一个钥匙。


人的本相不会死,会永远存在。但是人们都在不知自我本相的状态下活着。在日常生活中找不到任何头绪。所以不能回归自我本来的位置,出生,成长,衰老,死亡,反反复复,生生死死无有尽头。不知自我真相,一直无意义地反复生死。真正知道本我的时候,人就最终摆脱死亡而得永生。


这是比人们通过祭祀去往的天国更大的世界。真正的天国并不是在天上的乐园,而是没有出生,没有病痛,也没有死亡的,永恒的,非常自由幸福的一种状态。


那吉盖多之前混乱的脑袋里也已有所整理。人肉身的死亡并不是真的死亡,还有一个无肉身的真实本我。这个真实本我,一直到达成祂的目的为止,会重新进入其他的身体,重复出生。这就是轮回。为了跳脱轮回,应该觉悟本我。


两个人不觉时间飞逝,一直问啊答啊。阎罗王为了那吉盖多觉悟永生的深妙真理,诚心尽力。死亡不再发生,不灭,即成为永恒的生命。只有理解了永生的人才知道死亡。最终,那吉盖多理解了就如铜钱正反面的生死。


那吉盖多知道了通过祭祀无法超越死亡,还知道了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知道的关于死亡的秘密。那吉盖多实现了三个愿望,然后回到了父亲身边。


▶ 返回目录 ◀

94 次查看0 則留言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《奥义书》的主要概念 阿德曼和梵 “阿德曼(ātman)”是指自己、自我、自身或自我的真实面貌(本性、本相)。也指充满人身体的“气息”及其本体。虽然有时候又把这个称为“原人/神我(puruṣa)”,因为puruṣa是“充满身体者”的意思。在《奥义书》中,puruṣa常用作具体指称充满个体的阿德曼。 《奥义书》的最大主题就是这个阿德曼,即觉悟自我本相。但觉悟自我本相,不是为了弄清围绕自己的世界、自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