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01. 大森林奥义书 | 第三章 | Bṛhadāraṇyakopaniṣat


第 三 章


第一梵书


毗提诃国王遮那迦举行祭祀,备有许多酬谢的礼物。俱卢族和般遮罗族的婆罗门汇聚在这里。毗提诃国王遮那迦想要知道:“在这些婆罗门中,哪一位最有学问?”他圈了一千头牛,每头牛的牛角系上十枚金币。(1)


他说道:“诸位尊敬的婆罗门啊,请你们之中最优秀的婆罗门取走这些牛吧!”那些婆罗门都不敢取走。于是,耶若伏吉耶吩咐自己的学生说:“娑摩希罗婆,好孩子,去取走那些牛!”他取走了那些牛。而那些婆罗门愤愤不平,议论道:“他怎么敢说自己是我们之中最优秀的婆罗门?”

毗提诃国王遮那迦有一位名叫阿湿婆罗的诵者祭司,询问他:“你确实认为自己是我们之中最优秀的婆罗门?”他回答说:“我们都向最优秀的婆罗门致敬,而实际上是渴望获得牛。”于是,诵者祭司阿湿婆罗决心向他发问。(2)


他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世上这一切受死神束缚,受死神控制,祭祀者依靠什么摆脱死神束缚?”“依靠诵者祭司、火和语言。诵者祭司就是语言。语言就是这火,这诵者祭司,这解脱,这最高解脱。”(3)

注:诵者祭司(Hotr)以及下面提到的行祭者祭司(Adhvaryu)、歌者祭司(Udgātr)和梵祭司(Brahman,或称监督者祭司)是婆罗门教重大祭祀仪式中的四位祭官。


他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世上这一切受白半月和黑半月束缚,受白半月和黑半月控制,祭祀者依靠什么摆脱白半月和黑半月束缚?”“依靠歌者祭司、风和生命气息。歌者祭司就是生命气息。生命气息就是这风,这歌者祭司,这解脱,这最高解脱。”(5)


他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这空中仿佛无所依傍,祭祀者依靠什么阶梯登上天国世界?”“依靠梵祭司、思想和月亮。梵祭司就是思想。思想就是这月亮,这梵祭司,这解脱,这最高解脱。”以上关于解脱,下面关于成就。(6)


他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在今天这个祭祀中,诵者祭司使用多少梨俱颂诗?”“使用三首。”“哪三首?” “在祭祀前吟诵的,在祭祀中吟诵的,第三首是赞颂的。”“依靠它们,赢得什么?”“任何具有生命气息者。”(7)


他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在今天这个祭祀中,行祭者祭司供奉几种祭品?”“三种。”“哪三种?”“供奉时燃烧的,供奉时发出声响的,供奉时躺下的。”“依靠它们,赢得什么?”“依靠供奉时燃烧的祭品,赢得天神世界。因为天神世界仿佛燃烧发光。依靠供奉时发出声响的祭品,赢得祖先世界。因为祖先世界仿佛发出声响。依靠供奉时躺下的祭品,赢得凡人世界。因为凡人世界仿佛在底下。”(8)


他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今天梵祭司坐在右边,有几位神灵保护这个祭祀?”“一位。”“哪一位?”“就是思想。确实,思想无限,一切天神无限。因此,依靠它,赢得无限的世界。”(9)


他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在今天这个祭祀中,歌者祭司歌唱几首赞歌?”“三首。”“哪三首?”“在祭祀前歌唱的,在祭祀中歌唱的,第三首是赞颂的。”“它们与自我有什么关系?”“在祭祀前歌唱的赞歌是元气,在祭祀中歌唱的赞歌是下气,赞颂的赞歌是行气。”“依靠它们,赢得什么?”“依靠在祭祀前歌唱的赞歌赢得地上世界。依靠祭祀中歌唱的赞歌赢得空中世界。依靠赞颂的赞歌赢得天上世界。”然后,诵者祭司阿湿婆罗沉默不语。(10)

注:人的生命气息分成五种:元气、上气、中气、下气和行气。



第二梵书


然后,贾罗特迦罗婆·阿尔多薄伽向他发问。他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有几种捕捉者?有几种超捕捉者?”“八种捕捉者,八种超捕捉者。”“哪八种捕捉者?哪八种超捕捉者?”(1)


“元气是捕捉者。它被超捕捉者下气捕捉,因为人们依靠下气嗅到香味。(2)


“语言是捕捉者。它被超捕捉者名称捕捉,因为人们依靠语言说出名称。(3)


“舌头是捕捉者。它被超捕捉者滋味捕捉,因为人们依靠舌头品尝滋味。(4)


“眼睛是捕捉者。它被超捕捉者形态捕捉,因为人们依靠眼睛看到形态。(5)


“耳朵是捕捉者。它被超捕捉者声音捕捉,因为人们依靠耳朵听到声音。(6)


“思想是捕捉者。它被超捕捉者欲望捕捉,因为人们依靠思想产生欲望。(7)


“双手是捕捉者。它被超捕捉者行动捕捉,因为人们依靠双手从事行动。(8)


“皮肤是捕捉者。它被超捕捉者接触捕捉,因为人们依靠皮肤感受接触。以上是八种捕捉者和八种超捕捉者。”(9)

注:从以上描述可见,捕捉者和超捕捉者实际是指感官和感官对象。只是第一种与后七种的描述不一致。若与后七种保持一致,应为“鼻子是捕捉者。它被超捕捉者香味捕捉,因为人们依靠鼻子嗅到香味。”


他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世上这一切都是死亡的食物,有没有哪位神灵以死亡为食物?”“死亡是火。它是水的食物。任何人知道这样,他就能战胜重复的死亡。”(10)


他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一个人死后,那些气息是否离开他?”耶若伏吉耶回答说:“不离开。它们聚集在那里,因而他膨胀,他鼓胀。死人躺着鼓胀。”(11)


他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一个人死后,什么离开他?”“名称。确实,名称无限,一切天神无限。任何人知道这样,他就赢得无限的世界。”(12)


他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一个人死后,语言回归火,气息回归风,眼睛回归太阳,思想回归月亮,耳朵回归方位,身体回归大地,自我回归空,汗毛回归草,头发回归树,血液和精液回归水,此时,这个人在哪儿?”“阿尔多薄伽贤士啊,握住我的手!此事不能当众说,让我俩私下说。”


这样,他俩离开现场,进行讨论。他俩谈论的唯独是业,他俩称颂的也唯独是业:“确实,因善业而成为善人,因恶业而成为恶人。”然后,贾罗特迦罗婆·阿尔多薄伽沉默不语。(13)

注:这里的意思是人死后,业还存在,在轮回转生中起作用。



第三梵书


然后,菩吉优·罗希亚耶尼向他发问。他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我们曾经在摩德罗国游学。一次,拜访波登遮罗·迦比耶的家。她的女儿被一个健达缚附身。我们问他:‘你是谁?’他回答说:‘苏滕婆·安吉罗娑。’我们在向他询问世界的尽头时,询问继绝王孙们在哪儿?耶若伏吉耶啊,我现在也询问你:继绝王孙们在哪儿?” (1 )

注:继绝(Pariksit)是一位国王。据后来的史诗《摩诃婆罗多》中的描述,他是般度族留下的唯一根苗。


耶若伏吉耶回答说:“他(健达缚)肯定告诉你们:他们前往举行马祭的人们去的地方。”“举行马祭的人们前往哪)儿?”“这个世界的广度为太阳神车三十二天的行程。围绕它的大地两倍于这个广度。围绕大地的大海又两倍于大地的广度。而空中有薄似剃刀锋刃或蚊子羽翼的缝隙,因陀罗化为鸟,将他们送交风。风亲自负载他们,将他们送往举行马祭的人们所去的地方。显然,他(健达缚)是在赞颂风。因此,风既是个体,又是总体。任何人知道这样,他就能战胜重复的死亡。”然后,菩吉优·罗希亚耶尼沉默不语。(2)

注:“风既是个体,又是总体”可以理解为风既是每个个体生命中的气息,又是宇宙中的大气。



第四梵书


然后,乌舍斯多·贾揭罗衍那向他发问。他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请你给我解释直接显现的梵,居于一切中的这个自我。”“居于一切中的这个自我就是你的自我。”“耶若伏吉耶啊,居于一切中的自我是哪一个?”“依靠元气吸入者,它是居于一切中的你的自我。依靠下气呼出者,它是居于一切中的你的自我。依靠行气运行者,它是居于一切中的你的自我。依靠上气上升者,它是居于一切中的你的自我。”(1)


乌舍斯多·贾揭罗衍那说道:“你的这种解释就像是说‘这是牛,这是马’。请你继续给我解释直接显现的梵,居于一切中的这个自我。”“居于一切中的这个自我就是你的自我。”“耶若伏吉耶啊,居于一切中的自我是哪一个?”“你不能观看观看的观看者。你不能听取听取的听取者。你不能思考思考的思考者。你不能认知认知的认知者。居于一切中的这个自我就是你的自我,此外的一切都是痛苦。”然后,乌舍斯多·贾揭罗衍那沉默不语。(2)

注:“观看的观看者”等等可以理解为自我是真正的观看者、听取者、思考者和认知者。



第五梵书


然后,迦忽罗·乔希多盖耶向他发问。他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请你给我解释直接显现的梵,居于一切中的这个自我。”“居于一切中的这个自我就是你的自我。”“耶若伏吉耶啊,居于一切中的自我是哪一个?”“它超越饥渴、忧愁、愚痴、衰老和死亡。确实,知道了这个自我,婆罗门也就抛弃对儿子的渴望,对财富的渴望,对世界的渴望,而奉行游方僧的乞食生活。渴望儿子也就是渴望财富。渴望财富也就是渴望世界。两者都是渴望。这样,婆罗门抛弃学问,而保持儿童状态。然后既抛弃学问,也抛弃儿童状态,而成为牟尼。然后,既抛弃非牟尼性,也抛弃牟尼性,而成为婆罗门。”“婆罗门依靠什么生活?”“他就这样生活,此外的一切都是痛苦。”然后,迦忽罗·乔希多盖耶沉默不语。(1)

注:牟尼(muni)指苦行者。“非牟尼性”(amauna)和“牟尼性”(mauna)也可读为“不保持沉默”和“保持沉默”。



第六梵书


然后,伽尔吉·婆遮揭那维向他发问。他说道:“世上这一切纵横交织在水中,那么,水纵横交织在什么中?”“在风中,伽尔吉!”

“风纵横交织在什么中?”“空中世界,伽尔吉!”

“空中世界纵横交织在什么中?”“健达缚世界,伽尔吉!”

“健达缚世界纵横交织在什么中?”“太阳世界,伽尔吉!”

“太阳世界纵横交织在什么中?”“月亮世界,伽尔吉!”

“月亮世界纵横交织在什么中?”“星星世界,伽尔吉!”

“星星世界纵横交织在什么中?”“天神世界,伽尔吉!”

“天神世界纵横交织在什么中?”“因陀罗世界,伽尔吉!”

“因陀罗世界纵横交织在什么中?”“生主世界,伽尔吉!”

“生主世界纵横交织在什么中?”“梵界,伽尔吉! ”

“梵界纵横交织在什么中?”对此,他回答说:“伽尔吉啊,你不要问过头!不要让你的头落地!对不应该过度追问的神灵,你确实问过了头。伽尔吉啊,你不要问过头!”然后,伽尔吉沉默不语。(1)



第七梵书


然后,乌达罗迦·阿卢尼向他发问。他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我们曾经住在摩陀罗国,在波登遮罗·迦比耶家中学习祭祀。他的妻子被一个健达缚附身。我们问他:‘你是谁?’他回答说:‘迦般达·阿达婆那。’然后,他对波登遮罗·迦比耶和学习祭祀的人们说道:‘迦比耶啊,有一种绳索,维系这个世界、另一个世界和一切众生,你知道吗?’波登遮罗·迦比耶回答说:‘尊者啊,我不知道。’他又对波登遮罗·迦比耶和学习祭祀的人们说道:‘迦比耶啊,如果知道这种绳索和这位内在控制者,他就是知梵者,知世界者,知天神者,知吠陀者,知众生者,知自我者,知一切者。’他对他们所说的,我都知道。因此,耶若伏吉耶啊,如果你不知道这种绳索和这位内在控制者,而取走这些给婆罗门的牛,你的头会落地。”“乔答摩啊,我知道这种绳索和这位控制者。”“谁都可以说:‘我知道,我知道。’你说说你知道什么。”(1)


他回答说:“乔答摩啊,这种绳索就是风。乔答摩啊,这个世界,另一个世界和一切众生由这种绳索维系。”“正是这样,耶若伏吉耶啊!现在,你说说内在控制者。”(2)

注:风在人体中是生命气息。


“它在地中,而有别于地。地不知道它。地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3)


“它在水中,而有别于水。水不知道它。水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4)


“它在火中,而有别于火。火不知道它。火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5)


“它在空中,而有别于空。空不知道它。空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6)


“它在风中,而有别于风。风不知道它。风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。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7)


“它在天中,而有别于天。天不知道它。天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8)


“它在太阳中,而有别于太阳。太阳不知道它。太阳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9)


“它在方位中,而有别于方位。方位不知道它。方位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10)


“它在月亮和星星中,而有别于月亮和星星。月亮和星星不知道它。月亮和星星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11)


“它在空间中,而有别于空间。空间不知道它。空间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12)


“它在黑暗中,而有别于黑暗。黑暗不知道它。黑暗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13)


“它在光明中,而有别于光明。光明不知道它。光明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以上关于天神。(14)


“下面关于众生。它在一切众生中,而有别于一切众生。一切众生不知道它。一切众生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以上关于众生。(15)


“下面关于自我。它在气息中,而有别于气息。气息不知道它。气息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16)


“它在语言中,而有别于语言。语言不知道它。语言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17)


“它在眼睛中,而有别于眼睛。眼睛不知道它。眼睛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18)


“它在耳朵中,而有别于耳朵。耳朵不知道它。耳朵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19)


“它在思想中,而有别于思想。思想不知道它。思想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20)


“它在皮肤中,而有别于皮肤。皮肤不知道它。皮肤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21)


“它在知觉中,而有别于知觉。知觉不知道它。知觉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(22)


“它在精液中,而有别于精液。精液不知道它。精液是它的身体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它是不可观看的观看者,不可听取的听取者,不可思考的思考者,不可认知的认知者。它就是你的自我,内在控制者,永生者。此外的一切都是痛苦。”然后,乌达罗迦·阿卢尼沉默不语。(23)



第八梵书


然后,婆遮揭那维说道:“诸位婆罗门啊,我要问他两个问题。如果他能为我解答这两个问题,那么,在关于梵的讨论中,你们谁都不可能胜过他。”“你问吧,伽尔吉!”(1)


她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就像迦尸国或毗提诃国的武士子弟挺身站着,挽弓上弦,手持两支能穿透敌手的利箭,我也这样挺身面对你,带着这两个问题。你为我解答这两个问题吧!”“你问吧,伽尔吉!”(2)


她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人们所说的天上者、地下者和天地之间者,以及过去者、现在者和未来者,它们都纵横交织在什么中?”(3)


他回答说:“人们所说的天上者、地下者和天地之间者,以及过去者、现在者和未来者,它们都纵横交织在空间中。”(4)


她说道:“向你致敬!耶若伏吉耶啊,你为我解答了这个问题。现在,请接受另一个问题。”“你问吧,伽尔吉!”(5)


她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人们所说的天上者、地下者和天地之间者,以及过去者、现在者和未来者,它们都纵横交织在什么中?”(6)


他回答说:“人们所说的天上者、地下者和天地之间者,以及过去者、现在者和未来者,它们都纵横交织在空间中。”“那么,空间纵横交织在什么中?”(7)


他回答说:“伽尔吉啊,婆罗门们所说的这个不灭者不粗,不细,不短,不长,不红,不湿,无影,无暗,无风,无空间,无接触,无味,无香,无眼,无耳,无语,无思想,无光热,无气息,无嘴,无量,无内,无外。它不吃任何东西。任何东西也不吃它。(8)


“伽尔吉啊,那是遵照这个不灭者的命令,太阳和月亮分开独立。伽尔吉啊,那是遵照这个不灭者的命令,天和地分开独立。伽尔吉啊,那是遵照这个不灭者的命令,瞬间、片刻、白天、夜晚、半月、月、季和年分开独立。伽尔吉啊,那是遵照这个不灭者的命令,河流从雪山流下,有些向东,有些向西。伽尔吉啊,那是遵照这个不灭者的命令,人们赞美布施者,天神依靠祭祀者,祖先依靠祭品。(9)


“伽尔吉啊,如果不知道这个不灭者,在这世上供奉祭品,祭祀,修苦行,即使长达数千年,也会有尽头。伽尔吉啊,如果不知道这个不灭者,而离开这个世界,他便是可怜的人。伽尔吉啊,如果知道这个不灭者,而离开这个世界,他便是婆罗门。(10)


“伽尔吉啊,这个不灭者是不可观看的观看者,不可听取的听取者,不可思考的思考者,不可认知的认知者。伽尔吉啊,空间纵横交织在这个不灭者中。”(11)


她说道:“诸位尊敬的婆罗门啊,你们能向他表示致敬而脱身,就会觉得很幸运了。确实,在关于梵的讨论中,你们谁都不可能胜过他。”然后,婆遮揭那维沉默不语。(12)



第九梵书


然后,维陀揭达·夏迦利耶向他发问。他说道:“耶若伏吉耶啊,天神有多少?”他回答说:“依据赞颂一切天神的颂诗中的说法,有三百零三位,三千零三位。”

他说道:“唵!天神究竟有多少?耶若伏吉耶!”“三十三位。”

他说道:“唵!天神究竟有多少?耶若伏吉耶!”“六位。”

他说道:“唵!天神究竟有多少?耶若伏吉耶!”“三位。”

他说道:“唵!天神究竟有多少?耶若伏吉耶!”“两位。”

他说道:“唵!天神究竟有多少?耶若伏吉耶!”“一位半。”

他说道:“唵!天神究竟有多少?耶若伏吉耶!”“一位。”

他说道:“唵!那么,三百零三位,三千零三位,他们是谁?”(1)


他回答说:“那些是他们展现的威仪,实际是三十三位天神。”“三十三位是谁?”“八位婆薮神,十一位楼陀罗神,十二位太阳神,还有因陀罗和生主,总共三十三位。”(2)


“婆薮神有哪些?”“火、地、风、空、太阳、天、月亮和星星,这些是婆薮神。因为世界一切财富(vasu)都安置在他们之中,所以,他们称为婆薮(Vasu)。”(3)


“楼陀罗神有哪些?”“人中十种气息,自我是第十一。一旦他们离开这个必死的身体,会使人们哭泣。因为他们使人们哭泣(rud),所以,他们称为楼陀罗(Rudra)。”(4)

注:人体的气息通常分为五种。这里所说的“十种气息”指十种感官,即五种感觉器官(“五知根”):眼、耳、鼻、舌和身,五种行动器官(“五作根”):语言、双手、双足、肛门和生殖器。所说的“自我”指思想(“心”)。


“太阳神有哪些?”“一年的十二个月是那些太阳神。他们带着世界这一切行进。因为他们带着(ada)世界这一切行进(yanti) ,所以,他们称为太阳(Aditya)。”(5 )

“因陀罗是哪位?生主是哪位?”“雷是因陀罗,祭祀是生主。”“雷是什么?”“雷杵。”“祭祀是什么?”“牲畜。”(6)

注:“雷杵”(aśani)是因陀罗的武器,也称金刚杵(vajra)“牲畜”指祭神的牺牲。


“六位天神是谁?”“火、地、风、空、太阳和天,总共六位。因为他们是世界这一切。”(7)

“三位天神是谁?”“就是这三个世界。因为所有的天神在这三个世界中。”“两位天神是谁?”“食物和气息。”“一位半是谁?”“就是这吹拂的风。”(8)

注:“三个世界”指天上世界、空中世界和地上世界,也就是上述“六位”中的天、空和地。


“人们会说,这吹拂的风看来只是一位,怎么成了一位半?”“因为世界这一切依靠他增长(adhyardh),所以,他称为一位半(adhyardha)。”“一位天神是谁?”“气息。他是梵。人们称他为‘那个(tyad) ’。”(9)

注:前面第二章第三梵书中,将无形的梵称为tya,这里将梵称为tyad(“那个”)。


“以地为居处,以火为世界,以思想为光,这位原人是一切自我的归宿。若有人知道这样,他便是真正的知者,耶若伏吉耶!”“我知道你说的这个原人,他是一切自我的归宿。他就是在身体中的那个原人。请告诉我,夏迦利耶啊,他的神灵是谁?”他回答说:“永生。”(10)


“以欲望为居处,以心为世界,以思想为光,这位原人是一切自我的归宿。若有人知道这样,他便是真正的知者,耶若伏吉耶!”“我知道你说的这位原人,他是一切自我的归宿。他就是在欲望中的那位原人。请告诉我,夏迦利耶啊,他的神灵是谁?”他回答说:“妇女。”(11)


“以形态为居处,以眼睛为世界,以思想为光,这位原人是一切自我的归宿。若有人知道这样,他便是真正的知者,耶若伏吉耶!”“我知道你说的这位原人,他是一切自我的归宿。他就是在太阳中的那位原人。请告诉我,夏迦利耶啊,他的神灵是谁?”他回答说:“真实。”(12)


“以空间为居处,以耳朵为世界,以思想为光,这位原人是一切自我的归宿。若有人知道这样,他便是真正的知者,耶若伏吉耶!”“我知道你说的这位原人,他是一切自我的归宿。他就是在耳朵和回音中的那位原人。请告诉我,夏迦利耶啊,他的神灵是谁?”他回答说:“方位。”(13)


“以黑暗为居处,以心为世界,以思想为光,这位原人是一切自我的归宿。若有人知道这样,他便是真正的知者,耶若伏吉耶!”“我知道你说的这位原人,他是一切自我的归宿。他就是在影中的那位原人。请告诉我,夏迦利耶啊,他的神灵是谁?”他回答说:“死亡。”(14)


“以形态为居处,以眼睛为世界,以思想为光,这位原人是一切自我的归宿。若有人知道这样,他便是真正的知者,耶若伏吉耶!”“我知道你说的这位原人,他是一切自我的归宿。他就是在镜中的那位原人。请告诉我,夏迦利耶啊,他的神灵是谁?”他回答说:“生命。”(15)


“以水为居处,以心为世界,以思想为光,这位原人是一切自我的归宿。若有人知道这样,他便是真正的知者,耶若伏吉耶!”“我知道你说的这位原人,他是一切自我的归宿。他就是在水中的那位原人。请告诉我,夏迦利耶啊,他的神灵是谁?”他回答说:“伐楼那。”(16)


“以精液为居处,以心为世界,以思想为光,这位原人是一切自我的归宿。若有人知道这样,他便是真正的知者,耶若伏吉耶!”“我知道你说的这位原人,他是一切自我的归宿。他就是在儿子中的那位原人。请告诉我,夏迦利耶啊,他的神灵是谁?”他回答说:“生主。”(17)


耶若伏吉耶说道:“夏迦利耶啊,莫非这些婆罗门让你充当熄灭炭火的工具?”(18)


夏迦利耶回答说:“耶若伏吉耶啊,你知道的梵是什么?由此你能与俱卢族和般遮罗族的这些婆罗门辩论。”“我知道各种方位及其天神和立足处。”“既然你知道各种方位及其天神和立足处,(19)


“那么,在东方是哪位天神?”“太阳神。”“太阳神立足于什么?”“眼睛。”“眼睛立足于什么?”“形态。因为人们依靠眼睛观看形态。”“形态立足于什么?”他回答说:“心。因为人们依靠心,认知形态。各种形态确实立足于心。”“正是这样,耶若伏吉耶!”(20)


“在南方是哪位天神?”“阎摩神。”“阎摩神立足于什么?”“祭祀。”“祭祀立足于什么?”“酬谢。”“酬谢立足于什么?”“信仰。因为人们怀有信仰而酬谢。酬谢确实立足于信仰。”“信仰立足于什么?”他回答说:“心。因为人们依靠心,怀有信仰。信仰确实立足于心。”“正是这样,耶若伏吉耶!”(21)

注:“酬谢”(daksinā)指祭祀者布施财物,作为对祭司的酬谢。


“在西方是哪位天神?”“伐楼那神。”“伐楼那神立足于什么?”“水。”“水立足于什么?”“精液。”“精液立足于什么?”他回答说:“心。因此,生出与父亲相像的儿子,人们会说仿佛是从心中滑出,仿佛是心中的创造。精液确实立足于心。”“正是这样,耶若伏吉耶!”(22)


“在北方是哪位天神?”“月亮神。”“月亮神立足于什么?”“净身仪式。”“净身仪式立足于什么?”“真实。因此,人们会对举行净身仪式的人说:‘说真话!’净身仪式确实立足于真实。”“真实立足于什么?”他回答说:“心。因为人们依靠心,认知真实。真实确实立足于心。”“正是这样,耶若伏吉耶!”(23)


“在上方是哪位天神?”“火神。”“火神立足于什么?”“语言。”“语言立足于什么?”“心。”“心立足于什么?”(24)


耶若伏吉耶回答说:“你这个嚼舌者!难道你认为心不在我们之中,而在别处?如果心不在我们之中,而在别处,狗就会吃掉它,鸟就会叼啄它。”(25)


“那么,你和自我立足于什么?”“元气。”“元气立足于什么?”“下气。”“下气立足于什么?”“行气。”“行气立足于什么?” “上气。”“上气立足于什么?”“中气。对于自我,只能称说‘不是这个,不是那个’。不可把握,因为它不可把握。不可毁灭,因为它不可毁灭。不可接触,因为它不可接触。不受束缚,不受侵扰,不受伤害。前面说了八个居处、八个世界、八位神灵和八位原人。而有一位原人,他带走和带回那些原人,他超越他们。我要问你的是这位与奥义相关的原人。如果你不能回答我,你的头就会落地。”

夏迦利耶不知道这位原人。于是,他的头落地。盗贼取走了他的尸骨,以为是别的什么。(26)


然后,他说道:“诸位尊敬的婆罗门啊,你们中有谁想发问,就向我发问吧!或者,你们全体向我发问吧!或者,你们中有谁愿意,让我向他发问。或者,我向你们全体发问。”然而,这些婆罗门都不敢这样做。(27)


于是,他用这些偈颂向他们发问:

人确实就像森林中的树,

毛发是树叶,皮肤是树皮。

皮肤会流血,树皮会流汁,

人受伤流血,树遭砍流汁。

肌肉是内皮,筋腱是纤维,

骨骼是木质,骨髓是树脂。

树遭砍伐后,根部发新芽,

而人死亡后,根部在哪儿?

别说有精液,那是活着时,

犹如树未枯,种子已发芽。

树被连根拔,也不发新芽,

何况人死亡,根部在哪儿?

生出者不能再生出,

有谁能让他再生出?

梵是知识和欢喜,给予施舍者的

礼物,也是坚定的知梵者的归宿。(28)

19 次查看0 則留言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13. 弥勒奥义书 | Maitryupaniṣat

弥勒奥义书 第 一 章 确实,梵祭是古人安置祭火。因此,祭祀者安置这些火,应该沉思自我。这样,祭祀便圆满无缺。那么,应该沉思的那个是谁呢?它名为气息。关于它,有这个故事。(1) 有个国王,名为巨车。他让儿子继承王位后,想到这个身体无常,心生离欲,进入森林。他在那里实施严酷的苦行,伫立着,高举双臂,凝视太阳。在满一千天之时,来了一位牟尼,如无烟之火,又如燃烧的光焰。他是尊者夏迦耶尼耶,通晓自我。他对

11. 白骡奥义书 | Śvetāśvataropaniṣat

白骡奥义书 第 一 章 梵论者们说: 何为原因?何为梵?我们从哪里产生? 我们依靠什么生活?我们安居在哪儿? 众位知梵者啊,我们按照既定的情况, 生活快乐或不快乐,这一切由谁主宰? (1) 时间,自性,必然,偶然,元素, 子宫,原人,均在考虑之列,还有, 它们的结合,但都不是,因为自我存在, 而自我对于苦乐的原因,也不能自主。(2) 注:“自性”指事物的固有性质。“元素”指空、风、火、水和地五大

10. 蛙氏奥义书 | Māṇḍūkyopaniṣat

蛙氏奥义书 唵(Om)这个音节是所有这一切。对它说明如下:过去、现在和未来的一切只是唵 (Om)这个音节。超越这三时的其他一切也只是唵(Om)这个音节。(1) 注:唵 (Om)这个音节原本是在吟诵吠陀时,用于开头和结束的感叹词,这里将它视为神圣的音响符号,象征宇宙、自我和梵以及这三者的同一。 因为所有这一切是梵。这自我是梵。这自我有四足。(2) 注:“四足”,或译四部分,也就是下面所说的四种精神意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