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01. 大森林奥义书 | 第五章 | Bṛhadāraṇyakopaniṣat



第 五 章


第一梵书


那里圆满,这里圆满,

从圆满走向圆满;

从圆满中取出圆满,

它依然保持圆满。

“唵!梵是空,古老的空。空中有风。”高罗维亚耶尼之子这样说。

这是吠陀。婆罗门都知道,通过它知道应知者。(1)



第二梵书


生主的三支后裔天神、凡人和阿修罗曾经作为梵行者,住在父亲生主那里。梵行期满后,天神们说道:“请您给我们指示。”于是,生主对他们说了一个音节:“Da。”然后,问道:“你们理解吗?”他们回答说:“我们理解。您对我们说:‘你们要自制(dāmyata) ! ’”生主说道:“唵!你们已经理解。”(1)

注:“梵行者”指学生。按照婆罗门教,人生的第一阶段是梵行期,即拜师求学。


然后,凡人们对生主说道:“请您给我们指示。”生主对他们说了一个音节:“Da。”然后,问道:“你们理解吗?”他们回答说:“我们理解。您对我们说:‘你们要施舍(datta)! ’”生主说道:“ 唵!你们已经理解。”(2)

然后,阿修罗们对生主说道:“请您给我们指示。”生主对他们说了一个音节:‘Da。”然后,问道:“你们理解吗?”他们回答说:“我们理解。您对我们说:‘你们要仁慈(dayadhvam) ! ’”生主说道:“唵!你们已经理解。”

作为天国之声的雷鸣回响着:“Da! Da! Da!”也就是“你们要自制!你们要施舍!你们要仁慈!”因此,应该学会这三者:自制、施舍和仁慈。(3)



第三梵书


心就是这位生主。它是梵。它是一切。心(hrdayam)由三个音节组成。Hr是一个音节。知道这样,自己人和其他人都会为他带来(abhiharanti)礼物。da是一个音节。知道这样,自己人和其他人都会给(dadati)他礼物。yam是一个音节。知道这样,他就会走向(eti)天国世界。(1)



第四梵书


它就是自身,就是那个,就是真实。知道这个最早产生的、伟大而奇妙的梵是真实,他就战胜这些世界。知道这个最早产生的、伟大而奇妙的梵是真实,他怎么会被战胜?因为梵是真实。(1)



第五梵书


确实,在太初,只有水。这些水创造真实。真实是梵。梵创造生主。生主创造众天神。确实,众天神崇拜真实。真实(satyam)由三个音节组成。sa是一个音节。ti是一个音节。yam是一个音节。第一个和末一个音节构成真实,中间一个音节是不真实。不真实的两边被真实夹住,而变成真实。任何人知道这样,不真实就不会伤害他。(1)


真实就是那个太阳。在太阳光轮中的这个原人和在右眼中的这个原人互相依存。这个通过光线依附那个,那个通过气息依附这个。人即将去世时,看到那个光轮清澈,那些光线不再降临他。(2)


在那个光轮中的这个原人,bhūh(“地”)是他的头。一个头,也就一个音节。bhuvah(“空”)是他的双臂。双臂,也就是两个音节(bhu-vah)。 svah(“天”)是他的双足。双足,也就两个音节(suah)。他的奥义是ahan(“每天”)。任何人知道这样,他就会消灭(hanti)和摆脱(jahāti)罪恶。

在右眼中的这个原人,bhuh(“地”)是他的头。一个头,也就一个音节。bhuvah(“空”)是他的双臂。双臂,也就两个音节。svah(“天”)是他的双足。双足,也就两个音节。他的奥义是aham(“我”)。任何人知道这样,他就会消灭(hanti)和摆脱(jahāti)罪恶。



第六梵书


这个原人由思想构成,以光为真实,居于内心中,如同米粒或麦粒。他是一切的主宰,一切的君主,统治无论是什么的所有这一切。(1)



第七梵书


人们说:“闪电是梵。”由于撕裂(vidāna),它是闪电(vidyut)。任何人知道这样,它就为他撕裂(vidyati)罪恶。闪电确实是梵。(1)



第八梵书


应该崇拜语言为母牛。它有四个乳房:svāhā (“娑婆诃”)、vasat(“婆娑”) 、 hanta (“亨多”)和svadhā(“娑婆陀”)。天神依靠svāhā和vasat两个乳房生活。凡人依靠hanta生活。祖先依靠svadhā生活。它的公牛是气息。牛犊是思想。(1)

注:这里描述四个感叹词。Svāhā和vasat是用于祭神的感叹词,svadhā是用于祭祖的感叹词,hanta是日常使用的感叹词。



第九梵书


这个名为一切人的火在人体中,消化吃下的食物。捂住双耳,能听到它的声音。而在去世时,则听不到它的声音。(1)


第十梵书


确实,人一旦离开这个世界,他进入风。风为他敞开车轮般的孔穴。通过这个孔穴,他上升,到达太阳。太阳为他敞开兰跋罗鼓般的孔穴。通过这个孔穴,他上升,到达月亮。月亮为他敞开冬杜毗鼓般的孔穴。通过这个孔穴,他上升,到达没有烦恼、没有霜雪的世界。在这里,他居住永恒的岁月。(1)

注:兰跋罗(lambara)和冬杜毗(dundubhi)均为鼓名。



第十一梵书


确实,承受病痛折磨是最高苦行。知道这样,他就会赢得最高世界。确实,将死人抬往森林是最高苦行。知道这样,他就会赢得最高世界。确实,将死人安置火上是最高苦行。知道这样,他就会赢得最高世界。(1)



第十二梵书


一些人说:“食物是梵。”不是这样,因为缺了生命,食物就会腐烂。一些人说:“生命就是梵。”不是这样,因为缺了食物,生命就会枯竭。只有这两位神灵合二为一,才达到最高状态。波罗特利陀为此询问父亲:“我怎么能对知道这样的人行善或作恶?”父亲摆手说道:“波罗特利陀啊,不要这样说!有谁将这两者合二为一,而达到最高状态?”然后,他这样说:“这是vi。确实,食物是vi,因为一切众生进入(vistāni)食物中。这是ram。确实,生命是ram,因为一切众生乐(ramante)在生命中。任何人知道这样,一切众生就会进入他,乐在他之中。”(1)

注:vi和ram合成动词viram(停止、住口)。这可能是父亲摆手表示的意思:“住口,不要这样说!”而他又用这个词来解析一切众生的性质。



第十三梵书


赞歌(uktha)。确实,生命气息就是赞歌,因为生命气息撑起(utthāpayati)所有这一切。任何人知道这样,他就会生出通晓赞歌的儿子;就会与赞歌结合,赢得赞歌的世界。(1)


夜柔(yajus)。确实,生命气息就是夜柔,因为一切众生与生命气息结合(yujyante)。任何人知道这样,一切众生就会与他结合,使他成为优越者;他就会与夜柔结合,赢得夜柔世界。(2)


娑摩(sāman)。确实,生命气息就是娑摩,因为一切众生与生命气息结合(samyañci)。任何人知道这样,一切众生就会与他结合,使他成为优越者;他就会与娑摩结合,赢得娑摩世界。(3)


刹帝利性(ksatra)。确实,生命气息就是刹帝利性,因为生命气息确实就是刹帝利性。因为生命气息保护(trāyate)人免遭伤害(ksanitu)。任何人知道这样,他就会获得无须他人保护(atra)的刹帝利性;就会与刹帝利性结合,赢得刹帝利性的世界。(4)



第十四梵书


大地(bhū-mi)、空中(an-ta-ri-ksa)和天空(dy-au)共有八个音节。确实,八个音节是构成伽耶特利诗律的一个诗行。因此,它的诗行也包含那些。任何人知道它的诗行这样,他就获得这三界中所有一切。(1)

注:伽耶特利是《梨俱吠陀》的一种诗律:每一首由三行组成,每行八个音节。“三界”指地上世界、空中世界和天上世界。


梨俱(r-cah)、夜柔(ya-jūm-si)和娑摩(sā-mā-ni)共有八个音节。确实,八个音节构成伽耶特利诗律的一个诗行。因此,它的诗行也包含那些。任何人知道它的诗行这样,他就获得这三吠陀具有的一切。(2)

注:梨俱(rc)、夜柔(yaj us)和娑摩(sāman)在这里使用的是复数形式,故而总共八个音节。


元气(prā-na)、下气(a-pā-na)和行气(vy-ā-na)共有八个音节。确实,八个音节构成伽耶特利诗律的一个诗行。因此,它的诗行也包含那些。任何人知道它的诗行这样,他就获得这生命具有的一切。

它显现的第四行就是那个在尘埃之上闪耀光辉者。确实,这就是第四行。称为“显现的诗行”,因为它仿佛可见。称为“在尘埃之上”,因为它确实在一切尘埃之上闪耀光辉。任何人知道这个诗行这样,他的财富和荣誉就会闪耀。(3)

注:“在尘埃之上闪耀光辉者”指太阳。《梨俱吠陀》诗律大多由四行(或称四个音步)组成,因而这里想象伽耶特利诗律还有第四行。


伽耶特利诗律立足于这个在尘埃之上显现的第四行。而这第四行立足于真实。真实就是眼睛,因为真实确实就是眼睛。如果两个人发生争论,一个人说“我看到”,另一个人说“我听到”,那么,我们肯定会信任那个说“我看到”的人。

而真实又立足于力量。生命气息就是力量。这样,真实立足于生命气息。因此,人们说力量比真实更强大。正是这样,伽耶特利诗律立足于自我。它保护自己的家族。生命气息就是家族。它保护那些生命气息。正是因为它保护(tatre)家族(gaya),得名伽耶特利(Gāyatrī)。人们吟诵的伽耶特利诗律也是这样。无论为谁吟诵,都会保护那个人的生命气息。(4)


一些人将沙维特利诗律作为阿奴湿图朴诗律吟诵,说道:“语言是阿奴湿图朴,我们就按照这种语言吟诵。”不应该这样做,而应该将沙维特利诗律作为伽耶特利诗律吟诵。确实,即使有人知道这样,而获得很多礼物,也不能与伽耶特利诗律中的任何一个诗行相比。(5)

注:阿奴湿图朴(Anustubh)诗律由四行组成,每行八个音节。这种诗律后来也用于统称每行八个音节的诗律,无论诗中含有多少行。


如果有人获得充满一切的这三界,他也只是获得它的第一行。如果有人获得这三吠陀具有的一切,他也只是获得它的第二行。如果有人获得这生命具有的一切,他也只是获得它的第三行。而它显现的第四行就是那个在尘埃之上闪耀光辉者,任何人都不能获得。确实,从哪儿能获得这样的礼物? (6)


这是对它的礼赞:“伽耶特利啊!你有一足,两足,三足,四足。你没有足,因为你不行走。向你显现在尘埃之上的第四足致敬!”

如果憎恨某人,可以这样说:“别让这个人获得这个!”或者,“别让这个人的愿望实现!”对于这样的礼赞者,那个人的愿望也就不能实现。或者,可以这样说:“愿我获得这个。”(7)


毗提诃国王遮那迦曾对菩迪罗·阿湿婆多罗希维说:“嗨,你说自己通晓伽耶特利,怎么会变成一头负重的象?”他回答是:“大王啊,我不知道它的嘴。”确实,火是它的嘴。无论投入火中多少燃料,它都会将它们全部焚烧。任何人知道这样,即使犯有很多罪愆,他也会将它们全部焚烧,获得纯洁、清净、不老和永生。(8)



第十五梵书


真理的面容覆盖着金盘,普善啊!

我遵奉真理,请你揭开它,让我看到。(1)

注:普善(Pūsan,词义为养育者)是太阳神之一。


普善!唯一的仙人!控制者!太阳!

生主之子!请放出光芒,聚合光辉!

我看到了你的极其美好的形象,

那个,其中那个原人,我就是他。(2)

注:“太阳中的那个原人”指至高自我。“我就是他”,指个体自我与至高自我同一。


风永不停息,永不灭寂,

而身体最终化为灰烬,

唵!心啊!请记住这事!

心啊!记住!记住这事! (3)

注:“风”指维持生命的气息。这里译为“心”的kratu一词是个多义词,含有祭祀、智力、决心和意志等意义。


火啊!带我们遵循正道,走向繁荣,

天神啊!你知道我们的一切行为;

请你为我们驱除阴险的罪恶吧,

我们会献给你至高无上的赞歌。(4)

注:这首颂诗见《梨俱吠陀》1.189.1。



第 六 章


第一梵书


知道最伟大者和最优秀者,他就会成为最伟大者和最优秀者。气息确实是最伟大者和最优秀者。知道这样,他就会成为自己人中,或者他愿意,也成为其他人中最伟大者和最优秀者。(1)


知道最富有者,他就会成为最富有者。语言确实是最富有者。知道这样,他就会成为自己人中,或者他愿意,也成为其他人中最富有者。(2)


知道根基,他就能立足于平坦之地和崎岖之地。眼睛确实是根基。因为人依靠眼睛,立足于平坦之地和崎岖之地。知道这样,他就能立足于平坦之地和崎岖之地。(3)


知道成功,他怀有的愿望就会成功。耳朵确实是成功(sampat)。因为所有的吠陀都汇集(abhisampat)耳朵。知道这样,他怀有的愿望就会成功。(4)


知道居处,他就会成为自己人和其他人的居处。思想确实是居处。知道这样,他就会成为自己人和其他人的居处。(5)


知道生殖,他的后代和牲畜就会繁衍。精液确实是生殖。知道这样,他的后代和牲畜就会繁衍。(6)


曾经,众气息争论谁更优秀,来到梵那里,说道:“我们之中谁更优秀?”梵回答说:“谁离开后,这个身体的状况就变得最差,那么,它就在你们之中最优秀。”(7)

注:“众气息”指上述六种生命因素:气息、语言、眼睛、耳朵、思想和精液。


于是,语言离开。它外出一年后回来,问道:“没有我,你们生活得怎样?”它们回答说:“就像哑巴,不说话,但仍用气息呼吸,用眼睛观看,用耳朵听取,用思想思考,用精液生殖。”这样,语言进入身体。(8)


然后,眼睛离开。它外出一年后回来,问道:“没有我,你们生活得怎样?”它们回答说:“就像瞎子,看不见,但仍用气息呼吸,用语言说话,用耳朵听取,用思想思考,用精液生殖。”这样,眼睛进入身体。(9)


然后,耳朵离开。它外出一年后回来,问道:“没有我,你们生活得怎样?”它们回答说:“就像聋子,听不见,但仍用气息呼吸,用语言说话,用眼睛观看,用思想思考,用精液生殖。”这样,耳朵进入身体。(10)


然后,思想离开。它外出一年后回来,问道:“没有我,你们生活得怎样?”它们回答说:“就像傻子,不思考,但仍用气息呼吸,用语言说话,用眼睛观看,用耳朵听取,用精液生殖。”这样,思想进入身体。(11)


然后,精液离开。它外出一年后回来,问道:“没有我,你们生活得怎样?”它们回答说:“就像阉人,不能用精液生殖,但仍用气息呼吸,用语言说话,用眼睛观看,用耳朵听取,用思想思考。”这样,精液进入身体。(12)


然后,气息准备离开。如同一匹高大的信度骏马拽起那些拴马桩,它拽起其他那些气息。于是,它们说道:“尊者啊,别离开!离开了你,我们无法生活。”“那么,你们要向我进贡。”“好吧!”(13)


于是,语言说道:“就像我是最富有者那样,你是最富有者。”眼睛说道:“就像我是根基那样,你是根基。”耳朵说道:“就像我是成功那样,你是成功。”思想说道:“就像我是居处那样,你是居处。”精液说道:“就像我是生殖那样,你是生殖。”

气息问道:“我的食物是什么?衣服是什么?”“这里的所有一切,乃至狗、昆虫、蠕虫和飞鸟,都是你的食物。水是你的衣服。”

若有人知道气息(ana)的食物(anna)这样,那么,对他来说,没有什么可食者不是食物,没有什么接受的可食者不是食物。因此,精通吠陀的智者们在吃前和吃后,啜水漱口,认为这样能使气息(ana)不裸露(anagna)。 (14)

注:“气息”一词前面都使用prāna,这里使用ana,为了让它与“食物”和“不裸露”产生联系。饭前饭后啜水漱口,也就是用水覆盖气息,让它获得衣服而不裸露。



第二梵书


阿卢尼之子希婆多盖杜来到般遮罗族的集会上。他走近受人侍奉的波罗婆诃那·遮婆利。遮婆利看到他,便说道:“孩子啊!”他回答说:“先生!”“你的父亲教你吗?”他回答说:“是的。”(1)


“你知道人们死后怎样分别前往各处吗?”他回答说:“不知道。”

“你知道他们又怎样返回这个世界吗?”他回答说:“不知道。”

“你知道那个世界怎么会不充满,即使人们一再前往那里?”他回答说:“不知道。”

“你知道在哪次供奉祭品时,水会使用人的语言,起身说话?”他回答说:“不知道。”

“你知道怎样抵达天神之路或祖先之路,或者说,做了什么,能抵达天神之路或祖先之路?因为我们曾听仙人说:

‘我听说凡人的两条路:

祖先之路和天神之路;

所有一切依靠这两条路,

在天地父母之间活动。’”

他回答说:“对所有这些,我一无所知。”(2)


于是,遮婆利邀请他住下。而这孩子不理会这个邀请,迅速离去。他回到父亲那里,说道:“确实,您以前说我受过教育。”“怎么啦?聪明的孩子!”“那个刹帝利问了我五个问题,我一个也回答不出。”“哪些问题?”“这些问题。”他学说了一遍。(3)


父亲说道:“你应该了解我。我已经将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教给你了。来吧,让我俩去住在那里,作为梵行者。”“你就自己去吧!”

注:“作为梵行者”指充当学生。


于是,乔答摩来到波罗婆诃那·遮婆利那里。遮婆利请他入座,又吩咐为他端上水,依礼向他表示欢迎。然后,对他说道:“我们赐给尊者乔答摩一个恩惠。”(4)

注:乔答摩是阿卢尼的族姓。


他回答说:“你已许诺赐给我恩惠,那就告诉我你对我的儿子所说的那些话吧!”(5)


遮婆利说道:“这是天神选择的恩惠,乔答摩啊!你就选择凡人的恩惠吧!”(6)


他回答说:“众所周知,我拥有大量的金子、牛、马、女仆、毛毯和衣服。您不要不舍得给予我更丰富的无限者和无边者。”“那么,你就按照常规表达愿望,乔答摩啊!”“我拜你为师。”确实,自古以来,用这样的方式拜师求学。于是,他作为学生住下。(7)


遮婆利说:“正像你的祖辈那样,乔答摩啊,你别怪罪我们。这种知识在此之前,从未出现在婆罗门中,而我会将它传授给你。因为你既然已经这样说了,谁还能拒绝你? (8)

注:遮婆利是刹帝利种姓,阿卢尼是婆罗门种姓。


“确实,乔答摩啊,那个世界是火。确实,太阳是它的燃料。那些光线是烟。白昼是火焰。方位是火炭。中间方位是火花。众天神向这个火中祭供信仰。从信仰这个祭品中,产生苏摩王。(9)

注:“苏摩王”指月亮。


“确实,乔答摩啊,雨神是火。确实,年是它的燃料。云是烟。闪电是火焰。雷是火炭。雷声是火花。众天神向这个火中祭供苏摩王。从苏摩王这个祭品中,产生雨。(10)


“确实,乔答摩啊,这个世界是火。确实,大地是它的燃料。火是烟。夜晚是火焰。月亮是火炭。星星是火花。众天神向这个火中祭供雨。从雨这个祭品中,产生食物。(11)


“确实,乔答摩啊,人是火。确实,张嘴是它的燃料。气息是烟。语言是火焰。眼睛是火炭。耳朵是火花。众天神向这个火中祭供食物。从食物这个祭品中,产生精液。(12)


“确实,乔答摩啊,女人是火。确实,阴户是她的燃料。阴毛是烟。子宫是火焰。进入她是火炭。兴奋是火花。众天神向这个火中祭供精液。从精液这个祭品中,产生人。他活够寿命,到时候死去。(13)

注:这里回答了前面提到的“在哪次供奉祭品时,水(‘精液’)会使用人的语言,起身说话”的问题。


“然后,人们带他到火那儿。他的火也就成为火。燃料是燃料。烟是烟。火焰是火焰。火炭是火炭。火花是火花。众天神向这个火中祭供人。从人这个祭品中,产生肤色光亮的人。(14)

注:“带他到火那儿”,也就是为他举行火葬。


“知道这样,在森林中崇拜信仰和真理,他们便进入火焰。从火焰进入白昼。从白昼进入白半月。从白半月进入太阳北行的六个月。从这六个月进入天神世界。从天神世界进入太阳。从太阳进入闪电。由思想构成的原人来到闪电那里,将它们带往梵界。他们在梵界长久居住,不再返回。(15)


“那些依靠祭祀、布施和苦行赢得世界的人,他们便进入烟。从烟进入黑夜。从黑夜进入黑半月。从黑半月进入太阳南行的六个月。从这六个月进入祖先世界。从祖先世界进入月亮。到达月亮,他们变成食物。在那里,如同对苏摩王说:‘你增长吧!你亏损吧!’众天神享用他们。过后,他们返回空中。从空进入风。从风进入雨。从雨进入大地。到达大地,他们变成食物。他们又被祭供于人的火,然后,在女人的火中出生。这样,他们不断准备进入这些世界,循环不已。

注:这里也回答了前面提到“那个世界怎么会不充满”的问题,因为除了那些知梵者摆脱轮回,不再返回外,其他的人都来而复去。

“然而,那些不知道这两条路的人,他们变成蛆虫、飞虫和啮噬类动物。”(16)



第三梵书


如果一个人想要变得伟大,他应该守戒十二天,在太阳北行期间的白半月中,选择一个吉日,将各种药草和果子放入优昙木制的杯盘中,洒扫和涂抹周围,安置祭火,铺设圣草,按照规则备好酥油,在阳性星宿下,搅拌混合饮料,然后,向火中浇灌酥油:

注:“搅拌混合饮料”,指将各种药草和果子捣碎,搅拌成混合饮料。


在你之中,横堵着许多天神,

火神啊,他们扼杀人的愿望;

我让他们分享祭品,心满意足,

他们也就会让我满足一切愿望。

娑婆诃!

横堵着的那位天神,

说道:“我安排一切!”

我向你祭供酥油,

如同倾泻的急流!

娑婆诃! (1)
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最伟大者,娑婆诃!献给最优秀者,娑婆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这是献给气息,娑婆诃!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最富有者,娑婆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这是献给语言,娑婆诃!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根基,娑婆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这是献给眼睛,娑婆诃!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成功,娑婆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这是献给耳朵,娑婆诃!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居处,娑婆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这是献给思想,娑婆诃!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生殖,娑婆诃!”将剩余的饮料浇入混合饮料。这是献给精液,娑婆诃!

这样,每次向火中浇灌酥油,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(2)
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火,娑婆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苏摩汁,娑摩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地,娑摩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空,娑摩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天,娑婆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地、空和天,娑婆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婆罗门性,娑婆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刹帝利性,娑婆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过去,娑婆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未来,娑婆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宇宙,娑婆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一切,娑婆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

向火中浇灌酥油,念诵道:“献给生主,娑婆诃!”将剩余的酥油浇入混合饮料。(3)


然后,接触混合饮料,说道:“你是活动者。你是燃烧者。你是圆满者。你是坚定者。你是唯一的归宿。你制造哼声。你发出哼声。你是歌唱。你歌唱。你召唤。你应答。你是云中闪电。你遍及一切。你统治一切。你是食物。你是光。你是终结。你是总汇。”(4)

注:“哼声”(him)指诵唱娑摩赞歌开始时的发声。


然后,举起混合饮料,说道:“你知道一切。我们也知道你的伟大。因为他是国王,主宰者,统治者,愿他让我成为国王,主宰者,统治者!”(5)


然后,啜饮混合饮料,念诵道:

优秀的沙维特利神——

风带给正直者甜蜜,

河流也带给他甜蜜,

愿药草给我们甜蜜!

地,娑婆诃!

我们沉思他的光辉——

愿夜晚和早晨甜蜜,

愿大地的尘埃甜蜜,

愿天父给我们甜蜜!

空,娑婆诃!

他激发我们的智慧——

愿树木给我们甜蜜,

愿太阳给我们甜蜜,

愿母牛给我们甜蜜!

天,娑婆诃!

注:以上每首中的第一行,合成一节颂诗,见《梨俱吠陀》3. 62. 10。每首的中间三行各自为一节颂诗,见《梨俱吠陀》1. 90. 6—8。


念诵完毕“沙维特利”颂诗和“甜蜜”颂诗后,说道:“愿我成为所有这一切,地、空和天,娑婆诃!”最后,喝下混合饮料,洗手,在火的后面躺下,头朝东方。第二天早晨,敬拜太阳,说道:“你是四面八方中唯一的白莲花。愿我成为人间唯一的白莲花。”然后,他回来,坐在火的后面,默诵师承。(6)


乌达罗迦·阿卢尼将这些告诉自己的学生婆遮萨奈耶·耶若伏吉耶后,说道:“即使有人将这泼洒在枯树桩上,也会长出枝叶。”(7)


婆遮萨奈耶·耶若伏吉耶将这些告诉自己的学生摩杜迦·般吉耶后,说道:“即使有人将这泼洒在枯树桩上,也会长出枝叶。”(8)


摩杜迦·般吉耶将这些告诉自己的学生朱罗·跋伽维提后,说道:“即使有人将这泼洒在枯树桩上,也会长出枝叶。”(9)


朱罗·跋伽维提将这些告诉自己的学生遮那迦·阿耶斯杜那后,说道:“即使有人将这泼洒在枯树桩上,也会长出枝叶。”(10)


遮那迦·阿耶斯杜那将这些告诉自己的学生萨谛耶迦摩·贾巴罗后,说道:“即使有人将这泼洒在枯树桩上,也会长出枝叶。”(11)


萨谛耶迦摩·贾巴罗将这些告诉自己的学生们后,说道:“即使将这泼洒在枯树桩上,也会长出枝叶。”

不能将这些传授给非儿子或非弟子。(12)

注:强调父子和师生之间秘密传承,也见《歌者奥义书》3.11.5,《白骡奥义书》6. 22和《弥勒奥义书》6.29。


有四种优昙木制祭祀用品:优昙木勺、优昙木盆、优昙木柴和一对优昙木搅棒。有十种栽培的谷物:稻米、大麦、芝麻、蚕豆、玉米、芥子、小麦、扁豆、豌豆和荚豆。将这些谷物捣碎后,和上凝乳、蜜和酥油,向祭火供奉酥油祭品。(13)



第四梵书


确实,万物的精华是大地。大地的精华是水。水的精华是植物。植物的精华是花。花的精华是果实。果实的精华是人。人的精华是精液。(1)


生主思忖道:“哦,让我为它设计一个安身处吧!”他创造了女人。创造出女人后,他俯身侍奉她。因此,人们应该俯身侍奉女人。他伸展自己前面的石杵,用它使这个女人怀孕。(2)

注:“为它设计”,指为精液设计。“石杵”指用于压榨苏摩汁的石杵,这里用作隐喻。


她的阴户是祭坛,阴毛是祭草,表皮是压榨苏摩汁之处,两片阴唇是中间点燃的火。确实,知道这样,与女人交媾,他获得的世界如同举行婆遮贝耶祭祀者获得的世界。他能获取女人的功德。而不知道这样,与女人交媾,则女人获取他的功德。(3)

注:“知道这样”,指知道交媾的祭祀意义。


确实,乌达罗迦·阿卢尼知道这样而说过。确实,那迦·莫德伽利耶知道这样而说过。确实,古罗摩·诃利多知道这样而说过。他们说:“许多出身婆罗门的人不知道这样,与女人交媾,耗尽精力和功德,离开这个世界。”

人无论在睡眠中或在醒着时,泄出或多或少精液,(4)


他应该接触它,念诵道:

今天,我的精液流入大地,流入

植物,或流入水中,我都要取回,

让精力、威力和光辉都回归我,

让火和祭坛恢复原来的位置!

然后,用无名指和拇指沾取精液,抹在胸脯或双眉中间。(5)


如果在水中看到自己,他应该念诵道:“让我保持光辉、精力、名声、财富和功德!”

确实,女人换掉脏衣后,尤其漂亮。因此,应该上前招呼换掉脏衣而光彩熠熠的女人。(6)


如果她不应承,就应该贿赂她。如果她仍然不应承,就应该用棍棒或手掌击打她,制服她,说道:“我用精力和光辉取走你的光辉。”这样,她就失去光辉。(7)


如果她应承,那就应该说:“我用精力和光辉增加你的光辉。”这样,他俩充满光辉。(8)


如果想要获得她的爱,就应该进入她,用嘴亲她的嘴,抚摩她的阴户,默诵道:

你出自我的每个肢体,

出自心,是肢体的精华,

让我怀中的这个女人

迷狂,仿佛中了毒箭! (9)


如果不想让她怀孕,就应该进入她,用嘴亲她的嘴,先呼气,后吸气,说道:“我用精力和精液从你那里取回精液。”这样,她就失去精液。(10)


如果想让她怀孕,就应该进入她,用嘴亲她的嘴,先吸气,后呼气,说道:“我用精力和精液将精液安放在你那里。”这样,她就会怀孕。(11)


如果憎恨妻子的情夫,应该将火安置在一个土坯容器中,逆向铺排芦苇,逆向将酥油浇在芦苇尖上,用它们祭供火,念诵道:


你祭供我的火,我取走你的元气和下气,某某!

你祭供我的火,我取走你的儿子和牲畜,某某!

你祭供我的火,我取走你的祭祀和功德,某某!你祭供我的火,我取走你的希望和期待,某某!

凡遭到具有这种知识的婆罗门诅咒,任何人都会耗尽精力和功德,离开这个世界。因此,不要勾引具有这种知识的博学婆罗门的妻子。因为他具有这种知识,不可匹敌。(12)


如果妻子来月经,她三天内不能用铜制容器饮水,不能换洗衣服。低级种姓男女不能接近她。三夜过后,沐浴,春米做饭。(13)


如果想生一个白皮肤的儿子,能吟诵一部吠陀,并活够寿命,那么,应该用牛奶煮饭。拌上酥油,夫妻俩吃下,就会生出这样的儿子。(14)


如果想生一个黄色或褐色皮肤的儿子,能吟诵两部吠陀,并活够寿命,那么,应该用凝乳煮饭。拌上酥油,夫妻俩吃下,就会生出这样的儿子。(15)


如果想生一个黑皮肤和红眼睛的儿子,能吟诵三部吠陀,并活够寿命,那么,应该用水煮饭。拌上酥油,夫妻俩吃下,就会生出这样的儿子。(16)


如果想生一个女儿,聪明博学,并活够寿命,那么,应该用芝麻煮饭。拌上酥油,夫妻俩吃下,就会生出这样的女儿。(17)


如果想生一个儿子,聪明博学,备受赞颂,出席集会,言辞动人,通晓所有吠陀,并活够寿命,那么,应该用肉煮饭。拌上酥油,夫妻俩吃下,就会生出这样的儿子。这肉是小公牛或大公牛的肉。(18)


到了早晨,以煮牛奶粥的方式备好酥油。然后,用牛奶粥祭供火,说道:“献给火,娑婆诃!献给阿努摩蒂,娑摩诃!献给沙维特利,娑婆诃!献给创造真实者,娑婆诃!”祭供完毕,吃剩下的牛奶粥。 自己先吃,然后给妻子吃。洗手后,用水灌满水罐,向妻子洒水三次,念诵道:

注:阿努摩蒂(Anumuti)是恩惠女神。沙维特利(Savitr)是太阳神。


毗舍婆苏,起身吧!

去找别的漂亮女子,

这里是妻子和丈夫。(19)

注:这首颂诗源自《梨俱吠陀》10. 85. 22。毗舍婆苏(Vivavasu)是一位健达缚。


然后,他拥抱妻子,念诵道:

我是ama,你是sā,

你是sā,我是ama,

我是娑摩,你是梨俱,

我是天空,你是大地。

注:《歌者奥义书》中提到“大地是sā,火是ama”(1.6.1)、“语言是sā,气息是ama” (1. 7. 1)等等,同时提到“娑摩被安置在梨俱中”。


来吧!让我俩一起开始,

安放精液,生一个儿子。(20)


然后,他分开她的双腿,说道:“分开吧,天和地。”他进入她,用嘴亲她的嘴,顺着头发抚摩她三次,念诵道:

让毗湿奴建造子宫,

让天国工匠设计形象,

让生主为你播撒种子,

让创造主安放胎儿。

安放胎儿,希尼婆利啊!

安放胎儿,大辫天女啊!

你俩佩戴着莲花花冠,

双马童啊,安放胎儿吧!

那是双马童用金制

引火木钻出的火,

我们祈求你的胎儿

在第十个月出生。

注:以上三首颂诗源自《梨俱吠陀》10.18.1—3。

如同大地怀有火,

如同天空怀有雨,

如同方位怀有风,

我为你安放胎儿。(22)


即将分娩时,向她洒水,念诵道:

如同风儿在周围,

吹动这座莲花池,

愿你的胎儿躁动,

与胎衣一起生下!

因陀罗的畜舍

装有护栏和门闩,

因陀罗啊,让胎儿

与胎衣一起生下! (23)

注:这两首颂诗源自《梨俱吠陀》5. 78. 7—8。


胎儿生下后,点燃祭火,将婴儿抱在怀中,在铜杯中混合凝乳和酥油,一勺勺供奉祭火,念诵道:

愿我依靠他,家族千倍繁荣增长!

愿他拥有子孙和牲畜,绵延不绝!

娑婆诃!

我将我的气息和思想祭供他!

娑婆诃!

如果我的祭祀存在过量或不足,

请睿智的火神调适,让祭祀圆满!

娑婆诃! (24)


然后,贴近婴儿的右耳,说三次:“语言,语言!”调和凝乳、蜜和酥油,用金匙喂婴儿,而金匙不伸进嘴里,念诵道:“我为你安放地,我为你安放空,我为你安放天。我将地、天、空和所有一切安放在你之中。”(25)


然后,给婴儿取名:“你是吠陀。”这成为他的秘密名字。(26)

注:依据《摩奴法论》2.30,婴儿正式取名在十天或十二天之后。


然后,将婴儿交给母亲,让她哺乳,念诵道:

你的胸脯令人喜悦,永不

枯竭,蕴藏珍宝,充满财富,

慷慨布施,养育一切优秀者,

娑罗私婆蒂啊,请让他吸吮! (27)

注:这首颂诗见《梨俱吠陀》1. 164. 49。 娑罗私婆蒂(Sarasvatī)是语言女神。


然后,向婴儿的母亲念诵道:

你是伊拉,出自密多罗伐楼那,

女英雄啊,你已生出一位英雄;

你使我们成为英雄的父亲,

愿你成为众多英雄的母亲!

注:伊拉(Ilā)是女神名。

人们对这婴儿说道:“啊,你超过你的父亲!啊,你超过你的祖父!”啊,生为具有这种知识的婆罗门的儿子,必定获得至福,享有财富、名誉和梵的光辉。(28)



第五梵书


下面是师承:宝迪摩希耶之子师承迦旃耶尼之子。迦旃耶尼之子师承乔答弥之子。乔答弥之子师承婆罗堕吉之子。婆罗堕吉之子师承巴罗舍利之子。巴罗舍利之子师承奥波斯婆斯蒂之子。奥波斯婆斯蒂之子师承巴罗舍利之子。巴罗舍利之子师承迦旃耶尼之子。迦旃耶尼之子师承橋尸吉之子。橋尸吉之子师承阿兰毗之子和维亚克罗波蒂之子。维亚克罗波蒂之子师承甘维之子和迦比之子。迦比之子(1)


师承阿特雷依之子。阿特雷依之子师承乔答弥之子。乔答弥之子师承婆罗堕吉之子。婆罗堕吉之子师承巴罗舍利之子。巴罗舍利之子师承婆讫之子。婆讫之子师承巴罗舍利之子。巴罗舍利之子师承婆尔迦卢尼之子。婆尔迦卢尼之子师承婆尔迦卢尼之子。婆尔迦卢尼之子师承阿尔多跋吉之子。阿尔多跋吉之子师承肖恩吉之子。 肖恩吉之子师承商讫利蒂之子。商讫利蒂之子师承阿兰巴耶尼之子。阿兰巴耶尼之子师承阿兰毗之子。阿兰毗之子师承贾衍蒂之子。贾衍蒂之子师承曼杜迦耶尼之子。曼杜迦耶尼之子师承曼杜吉之子。曼杜吉之子师承香底利之子。香底利之子师承罗提多利之子。罗提多利之子师承跋卢吉之子。跋卢吉之子师承格朗吉基的两个儿子。格朗吉基的两个儿子师承维陀跋利蒂之子。维陀跋利蒂之子师承迦尔舍盖依之子。迦尔舍盖依之子师承波罗吉那约吉之子。波罗吉那约吉之子师承商吉维之子。商吉维之子师承波罗希尼之子。婆罗希尼之子阿苏利婆辛师承阿苏罗耶那。阿苏罗耶那师承阿苏利。阿苏利(2)


师承耶若伏吉耶。耶若伏吉耶师承乌达罗迦。乌达罗迦师承阿卢那。阿卢那师承乌波吠希。乌波吠希师承古希利。古希利师承婆遮希罗婆斯。婆遮希罗婆斯师承吉赫瓦文特·巴迪约伽。吉赫瓦文特·巴迪约伽师承阿希多·瓦尔舍伽那。阿希多·瓦尔舍伽那师承诃利多·迦叶波。诃利多·迦叶波师承希尔波·迦叶波。希尔波·迦叶波师承迦叶波·奈达卢维。迦叶波·奈达卢维师承婆遮。婆遮师承安毗尼。安毗尼师承阿迪提耶(太阳神)。这些师承自阿迪提耶(太阳神)的“白夜柔”已由瓦遮萨奈耶·耶若伏吉耶宣示。(3)

注:《夜柔吠陀》分为“白夜柔”和“黑夜柔”两种。


直至商吉维之子,传承相同。商吉维之子师承曼杜迦耶尼。曼杜迦耶尼师承曼陀维耶。曼陀维耶师承高蹉。高蹉师承摩希提。摩希提师承瓦摩迦刹耶那。瓦摩迦刹耶那师承香底利耶。香底利耶师承婆蹉。婆蹉师承古希利。古希利师承耶若婆遮斯·罗贾斯丹巴耶那。耶若婆遮斯·罗贾斯丹巴耶那师承杜罗·迦婆塞耶。杜罗·迦婆塞耶师承生主。生主师承梵。梵是自生者。向梵致敬!(4)

12 次查看0 則留言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13. 弥勒奥义书 | Maitryupaniṣat

弥勒奥义书 第 一 章 确实,梵祭是古人安置祭火。因此,祭祀者安置这些火,应该沉思自我。这样,祭祀便圆满无缺。那么,应该沉思的那个是谁呢?它名为气息。关于它,有这个故事。(1) 有个国王,名为巨车。他让儿子继承王位后,想到这个身体无常,心生离欲,进入森林。他在那里实施严酷的苦行,伫立着,高举双臂,凝视太阳。在满一千天之时,来了一位牟尼,如无烟之火,又如燃烧的光焰。他是尊者夏迦耶尼耶,通晓自我。他对

11. 白骡奥义书 | Śvetāśvataropaniṣat

白骡奥义书 第 一 章 梵论者们说: 何为原因?何为梵?我们从哪里产生? 我们依靠什么生活?我们安居在哪儿? 众位知梵者啊,我们按照既定的情况, 生活快乐或不快乐,这一切由谁主宰? (1) 时间,自性,必然,偶然,元素, 子宫,原人,均在考虑之列,还有, 它们的结合,但都不是,因为自我存在, 而自我对于苦乐的原因,也不能自主。(2) 注:“自性”指事物的固有性质。“元素”指空、风、火、水和地五大

10. 蛙氏奥义书 | Māṇḍūkyopaniṣat

蛙氏奥义书 唵(Om)这个音节是所有这一切。对它说明如下:过去、现在和未来的一切只是唵 (Om)这个音节。超越这三时的其他一切也只是唵(Om)这个音节。(1) 注:唵 (Om)这个音节原本是在吟诵吠陀时,用于开头和结束的感叹词,这里将它视为神圣的音响符号,象征宇宙、自我和梵以及这三者的同一。 因为所有这一切是梵。这自我是梵。这自我有四足。(2) 注:“四足”,或译四部分,也就是下面所说的四种精神意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