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02. 歌者奥义书 | 第七章 | Chāndogyopaniṣat


第 七 章



那罗陀走近萨那特鸠摩罗,说道:“先生,请您教我。”他回答说:“过来,告诉我你知道什么,然后我会告诉你更高者。”(1)


那罗陀说道:“先生,我学过《梨俱吠陀》、《夜柔吠陀》和《娑摩吠陀》,《阿达婆吠陀》是第四,史诗和往世书是第五,还有吠陀中的吠陀、祭祖学、数学、征兆学、年代学、辩论学、政治学、神学、梵学、魔学、军事学、天文学、蛇学和艺术学。先生,我学过这些。(2)

注:其中,“吠陀中的吠陀”指语法学,“梵学”指礼仪学。


“先生,我知道吠陀颂诗,但不知道自我。我听到像先生这样的人们说,知道自我的人超越忧愁。先生,我怀有忧愁。请先生帮我超越忧愁,到达彼岸吧!”他回答说:“你学过的所有这些,只是名相。(3)

注:“名相”(nāma)或译名称、名号。


“确实,《梨俱吠陀》、《夜柔吠陀》和《娑摩吠陀》,《阿达婆吠陀》是第四,史诗和往世书是第五,还有吠陀中的吠陀、祭祖学、数学、征兆学、年代学、辩论学、政治学、神学、梵学、魔学、军事学、天文学、蛇学和艺术学,所有这些只是名相。你崇拜名相吧! (4)


“崇拜梵为名相,他就能在名相涉及的范围中随意活动,因为他崇拜梵为名相。”“先生,有比名相更伟大的吗?”“确实有比名相更伟大的。”“请先生告诉我吧!”(5)




“确实,语言比名相更伟大。语言让人理解《梨俱吠陀》、《夜柔吠陀》和《娑摩吠陀》,《阿达婆吠陀》是第四,史诗和往世书是第五,还有吠陀中的吠陀、祭祖学、数学、征兆学、年代学、辩论学、政治学、神学、梵学、魔学、军事学、天文学、蛇学和艺术学,天、地、风、空、水、火、天神、凡人、牲畜、飞禽、草木、野兽乃至蛆虫、飞虫和蚂蚁,以及正法和非法、真实和虚假、善和恶、称心和不称心。如果没有语言,也就无法让人理解正法和非法、真实和虚假、善和恶、称心和不称心。语言让人理解这一切。你崇拜语言吧! (1)


“崇拜梵为语言,他就能在语言涉及的范围中随意活动,因为他崇拜梵为语言。”“先生,有比语言更伟大的吗?”“确实,有比语言更伟大的。”“请先生告诉我吧!”(2)




“确实,思想比语言更伟大。正像合拳握住两个菴摩勒果、高勒果或骰子果,思想掌握语言和名相。只要心里想要诵习颂诗,他就会诵习;想要举行祭祀,他就会举行;想要儿子和牲畜,他就会去追求。因为思想就是自我,思想就是世界,思想就是梵。你崇拜思想吧! (1)


“崇拜梵为思想,他就能在思想涉及的范围中随意活动,因为他崇拜梵为思想。”“先生,有比思想更伟大的吗?”“确实,有比思想更伟大的。”“请先生告诉我吧!”(2)




“确实,意愿比思想更伟大。有了意愿,他就会产生思想。然后,他说出语言,并按照名相说话。颂诗与名相合一。祭祀与颂诗合一。(1)

注:“意愿”(saṅkalpa)或译意念、意志。


“所有这些都以意愿为会合处,以意愿为本质,以意愿为根基。天和地由意愿产生。风和空由意愿产生。水和火由意愿产生。依照它们由意愿产生,雨由意愿产生。依照雨由意愿产生,食物由意愿产生。依照食物由意愿产生,气息由意愿产生。依照气息由意愿产生,颂诗由意愿产生。依照颂诗由意愿产生,祭祀由意愿产生。依照祭祀由意愿产生,世界由意愿产生。依照世界由意愿产生,一切由意愿产生。这就是意愿。你崇拜意愿吧! (2)


“崇拜梵为意愿,他就会永远坚固稳定,赢得符合他的意愿的、永远坚固稳定的世界,他就能在意愿涉及的范围中随意活动,因为他崇拜梵为意愿。”“先生,有比意愿更伟大的吗?”“确实,有比意愿更伟大的。”“请先生告诉我吧!”(3)




“确实,心思比意愿更伟大。有了心思,他就会有意愿。然后,他产生思想。然后,他说出语言并按照名相说话。颂诗与名相合一。祭祀与颂诗合一。(1)


“所有这些都以心思为会合处,以心思为本质,以心思为根基。因此,一个人即使富有学问,却毫无心思,人们也会说这个人什么也不是。无论这个人知道什么,如果他真是智者,就不会这样毫无心思。而一个人即使学问不多,却有心思,人们也会愿意听取他的话。因为心思是所有这些的会合处;心思是它们是本质;心思是它们的根基。你崇拜心思吧! (2)


“崇拜梵为心思,他就会永远坚固稳定,赢得符合他的心思的、永远坚固稳定的世界,他就能在心思涉及的范围中活动,因为他崇拜梵为心思。”“先生,有比心思更伟大的吗?”“确实,有比心思更伟大的。”“请先生告诉我吧!”(3)




“确实,沉思比心思更伟大。地仿佛在沉思。空仿佛在沉思。天仿佛在沉思。水仿佛在沉思。山仿佛在沉思。神和人仿佛在沉思。因此,在这世上,人中能取得伟大的成就者,仿佛是沉思的一份报酬。那些小人互相争吵、诬蔑和毁谤。而那些君子仿佛获得沉思的一份报酬。你崇拜沉思吧! (1)

注:“沉思”(dhyāna)或译禅、禅定。


“崇拜梵为沉思,他就能在沉思涉及的范围中随意活动,因为他崇拜梵为沉思。”“先生,有比沉思更伟大的吗?”“确实,有比沉思更伟大的。”“请先生告诉我吧!”(2)




“确实,意识比沉思更伟大。依靠意识,人们理解《梨俱吠陀》、《夜柔吠陀》和《娑摩吠陀》,《阿达婆吠陀》是第四,史诗和往世书是第五,还有吠陀中的吠陀、祭祖学、数学、征兆学、年代学、辩论学、政治学、神学、梵学、魔学、军事学、天文学、蛇学和艺术学,天、地、风、空、水、火、天神、凡人、牲畜、飞禽、草木、野兽乃至蛆虫、飞虫和蚂蚁,以及正法和非法、真实和虚假、善和恶、称心和不称心、食物和饮料、这个世界和另一个世界。确实,依靠意识,人们理解这一切。你崇拜意识吧! (1)

注:“意识”(vijñāna)或译识、知识、知觉。


“崇拜梵为意识,他就会赢得有意识和有智慧的世界,他就能在意识涉及的范围中随意活动,因为他崇拜梵为意识。”“先生,有比意识更伟大的吗?”“确实,有比意识更伟大的。”“请先生告诉我吧!”(2)




“确实,力量比意识更伟大。一个有力量的人能使一百个有意识的人颤抖。有力量,他就能立身。能立身,他就能侍奉。能侍奉,他就能拜师。能拜师,他就能成为见者,成为听者,成为思想者,成为觉醒者,成为行动者,成为认知者。依靠力量,地得以确立。依靠力量,空得以确立。依靠力量,天得以确立。依靠力量,山得以确立。依靠力量,天神和凡人得以确立。依靠力量,牲畜、飞禽、草木、野兽乃至蛆虫、飞虫和蚂蚁得以确立。依靠力量,世界得以确立。你崇拜力量吧! (1)


“崇拜梵为力量,他就能在力量涉及的范围中随意活动,因为他崇拜梵为力量。”“有比力量更伟大的吗?”“确实,有比力量更伟大的。”“请先生告诉我吧!”(2)




“确实,食物比力量更伟大。因此,如果有人十天不吃,即使还活着,他也变得不能看,不能听,不能思想,不能觉醒,不能行动,不能认知。然后,他进食,则成为见者,成为听者,成为思想者,成为觉醒者,成为行动者,成为认知者。你崇拜食物吧! (1)


“崇拜梵为食物,他就会获得有食物和饮料的世界,他就能在食物涉及的范围中随意活动,因为他崇拜梵为食物。”“先生,有比食物更伟大的吗?”“确实,有比食物更伟大的。”“请先生告诉我吧!”(2)




“确实,水比食物更伟大。因此,雨水不充足,生物就会生病,心想食物会短缺。而雨水充足,生物就会喜悦,心想食物会丰富。地、空、天、山、天神、凡人、牲畜、飞禽、草木、野兽乃至蛆虫、飞虫和蚂蚁,这些都是水的形体。确实,这些都是水的形体。你崇拜水吧! (1)


“崇拜梵为水,他就会实现一切愿望,心满意足,他就能在水涉及的范围中随意活动,因为他崇拜梵为水。”“先生,有比水更伟大的吗?”“确实,有比水更伟大的。”“请先生告诉我吧!”(2)



十一


“确实,光比水更伟大。它抓住风,加热空。因此,人们说:‘炎热,酷热,要下雨了。’这是光展示先兆,然后下雨。伴随向上和横向的闪电,雷声滚滚。因此,人们说:‘闪电,雷鸣,要下雨了。’这是光展示先兆,然后下雨。你崇拜光吧! (1)


“崇拜梵为光,他就会充满光辉,赢得光辉灿烂、没有黑暗的世界,他就能在光涉及的范围中随意活动,因为他崇拜梵为光。”“先生,有比光更伟大的吗?”“确实,有比光更伟大的。”“请先生告诉我吧!”(2)



十二


“确实,空比光更伟大。太阳和月亮,还有闪电、星星和火,存在于空中。依靠空,人呼唤。依靠空,人听到。依靠空,人应答。人娱乐,在空中;人不娱乐,也在空中。人在空中出生,人向空中出生。你崇拜空吧! (1)


“崇拜梵为空,他就会赢得充满空间和光明、没有阻碍而广阔无边的世界,他就能在空涉及的范围中随意活动,因为他崇拜梵为空。”“先生,有比空更伟大的吗?”“确实,有比空更伟大的。”“请先生告诉我吧!”(2)



十三


“确实,记忆比空更伟大。因此,如果许多没有记忆的人聚在一起,他们不可能听取什么,思考什么,理解什么。而如果他们有记忆,便能听取,思考,理解。依靠记忆,人们认识儿子。依靠记忆,人们认识牲畜。你崇拜记忆吧! (1)


“崇拜梵为记忆,他就能在记忆涉及的范围中随意活动,因为他崇拜梵为记忆。”“先生,有比记忆更伟大的吗?”“确实,有比记忆更伟大的。”“请先生告诉我吧!”(2)



十四


“确实,希望比记忆更伟大。正是希望点燃记忆,人们念诵颂诗,举行祭祀,渴望儿子和牲畜,追求这个世界和另一个世界。你崇拜希望吧! (1)


“崇拜梵为希望,他就会依靠希望实现自己所有愿望,他的种种祈求不会落空,他就能在希望涉及的范围中随意活动,因为他崇拜梵为希望。”“先生,有比希望更伟大的吗?”“确实,有比希望更伟大的。”“请先生告诉我吧!”(2)



十五


“确实,气息比希望更伟大。正像辐条安置在轮毂中,所有一切安置在气息中。生命依靠气息活动。气息赋予生命。气息为了生命。气息是父亲。气息是母亲。气息是兄弟。气息是姐妹。气息是老师。气息是婆罗门。(1)


“如果有人粗暴地回答父亲、母亲、兄弟、姐妹、老师或婆罗门,人们会对他说:‘呸!你是杀父者!你是杀母者!你是杀兄弟者!你是杀姐妹者!你是杀老师者!你是杀婆罗门者! ’(2)


“而如果这些人命断气绝,有人用铁叉将他们拢在一起火化。人们不会对他说:‘你是杀父者!你是杀母者!你是杀兄弟者!你是杀姐妹者!你是杀老师者!你是杀婆罗门者! ’(3)


“因为所有这一切是气息。这样看,这样想,这样理解,他就会成为优秀的论者。如果人们对他说:‘你是优秀的论者。’他应该回答说:‘我是优秀的论者。’而不必否认。”(4)



十六


“确实,依靠真实,言谈非凡,他就成为优秀的论者。”“先生,但愿我依靠真实,成为优秀的论者。”“那么,应该理解真实。”“先生,我愿意理解真实。”(1)



十七


“有认识,才能说出真实。没有认识,不能说出真实。确实,有认识,才能说出真实。因此,应该理解认识。”“先生,我愿意理解认识。”(1)



十八


“有思想,才会有认识。没有思想,不会有认识。确实,有思想,才会有认识。因此,应该理解思想。”“先生,我愿意理解思想。”(1)



十九


“有信仰才会有思想。没有信仰,不会有思想。确实,有信仰,才会有思想。因此,应该理解信仰。”“先生,我愿意理解信仰。”(1)



二十


“安身才会有信仰。不安身,不会有信仰。确实,安身,才会有信仰。因此,应该理解安身。”“先生,我愿意理解安身。”(1)



二十一


“做事,才能安身。不做事,不能安身。确实,做事,才能安身。因此,应该理解做事。”“先生,我愿意理解做事。”(1)



二十二


“获得快乐,才会做事。不获得快乐,不会做事。确实,获得快乐,才会做事。因此,应该理解快乐。”“先生,我愿意理解快乐。”(1)



二十三


“快乐是大者。快乐不在小者。确实,快乐是大者。因此,应该理解大者。” “先生,我愿意理解大者。”(1)



二十四


“在那里,不看到其他,不听到其他,不知道其他,那就是大者。而在那里,看到其他,听到其他,知道其他,那便是小者。大者不死,而小者必死。”“先生,它立足于什么?”“它立足于自己的伟大,甚至它也不立足于伟大。(1)


“在这世上,人们称说牛、马、象、金子、奴仆、妻子、田地和房屋伟大。我不这样说,不这样说。”他继续说道:“因为所有这些互相立足。”(2)



二十五


“它在下,它在上,它在西,它在东,它在南,它在北。它确实是所有这一切。下面是关于我慢的教诲。我在下,我在上,我在西,我在东,我在南,我在北。我确实是所有这一切。(1)

注:“我慢”(ahaṅkāra)指自我意识。这里的“我”(aham)是人称意义上的我。


“下面是关于自我的教诲。 自我在下,自我在上,自我在西,自我在东,自我在南,自我在北。 自我确实是所有这一切。这样看,这样想,这样理解,娱乐在自我,游戏在自我,合欢在自我,欢喜在自我,他就成为自治者,能在一切世界中随意活动。而那些不知道这样的人,他们成为受他人统治者,生活在那些会毁灭的世界,不能在一切世界中随意活动。”(2)

注:这里的“自我”(ātman)不同于我慢,是灵魂意义上的自我。



二十六


“这样看,这样想,这样理解。确实,气息出自他的自我,希望出自他的自我,记忆出自他的自我,空出自他的自我,光出自他的自我,水出自他的自我,显现和隐没出自他的自我,食物出自他的自我,力量出自他的自我,意识出自他的自我,沉思出自他的自我,心思出自他的自我,意愿出自他的自我,思想出自他的自我,语言出自他的自我,名相出自他的自我,颂诗出自他的自我,祭祀出自他的自我。确实,所有这一切出自他的自我。”(1)


有偈颂为证:

这样的见者,不见死亡,

不见疾病,不见痛苦;

这样的见者,无论何处,

看见一切,获得一切。

它是唯一,又有三重,

五重,七重,九重,

而据说还有十一重,

一百十一重,两万重。

注:《弥勒奥义书》5. 2有类似表述,可参阅。


食物纯洁,本性纯洁。本性纯洁,记忆稳固。获得这样的记忆,摆脱一切结缚。尊者萨那特鸠摩罗向涤除污垢的人,展示超越黑暗、到达彼岸之路。人们称他为室建陀,称他为室建陀。(2)

注:“称他为室建陀”重复一次,以示强调。萨那特鸠摩罗(Sanatkumāra,或意译为永童)是一位仙人。这里称他为室建陀(Skanda),含义不详。室建陀在后来的史诗神话中是大神湿婆与雪山神女波哩婆提之子,天兵统帅。

13 次查看0 則留言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13. 弥勒奥义书 | Maitryupaniṣat

弥勒奥义书 第 一 章 确实,梵祭是古人安置祭火。因此,祭祀者安置这些火,应该沉思自我。这样,祭祀便圆满无缺。那么,应该沉思的那个是谁呢?它名为气息。关于它,有这个故事。(1) 有个国王,名为巨车。他让儿子继承王位后,想到这个身体无常,心生离欲,进入森林。他在那里实施严酷的苦行,伫立着,高举双臂,凝视太阳。在满一千天之时,来了一位牟尼,如无烟之火,又如燃烧的光焰。他是尊者夏迦耶尼耶,通晓自我。他对

11. 白骡奥义书 | Śvetāśvataropaniṣat

白骡奥义书 第 一 章 梵论者们说: 何为原因?何为梵?我们从哪里产生? 我们依靠什么生活?我们安居在哪儿? 众位知梵者啊,我们按照既定的情况, 生活快乐或不快乐,这一切由谁主宰? (1) 时间,自性,必然,偶然,元素, 子宫,原人,均在考虑之列,还有, 它们的结合,但都不是,因为自我存在, 而自我对于苦乐的原因,也不能自主。(2) 注:“自性”指事物的固有性质。“元素”指空、风、火、水和地五大

10. 蛙氏奥义书 | Māṇḍūkyopaniṣat

蛙氏奥义书 唵(Om)这个音节是所有这一切。对它说明如下:过去、现在和未来的一切只是唵 (Om)这个音节。超越这三时的其他一切也只是唵(Om)这个音节。(1) 注:唵 (Om)这个音节原本是在吟诵吠陀时,用于开头和结束的感叹词,这里将它视为神圣的音响符号,象征宇宙、自我和梵以及这三者的同一。 因为所有这一切是梵。这自我是梵。这自我有四足。(2) 注:“四足”,或译四部分,也就是下面所说的四种精神意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