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02. 歌者奥义书 | 第八章 | Chāndogyopaniṣat


第 八 章



诃利!唵!在这座梵城中,有一座小莲花屋,屋中有小空间。确实,应该寻找和认识其中的那个。(1)

注:“梵城”喻指身体,“小莲花屋”喻指心。


如果人们问他:“在这座梵城中,有一座小莲花屋,屋中有小空间,应该寻找和认识其中的那个是什么?”他应该回答说:(2)


“这心中空间与世界空间等同,

天空和大地两者都容纳其中。

“火和风,太阳和月亮,闪电和星星,

凡它所有和所无,一切都容纳其中。(3)


如果人们问他:“在这座梵城中,容纳所有这一切,一切众生和一切愿望。一旦它衰老和毁灭,还会剩下什么?”(4)


他应该回答说:

“身体衰老,它不衰老;

身体被杀,它不被杀,

它才是真正的梵城,

其中容纳各种愿望。

“这个自我摆脱罪恶,无老,无死,无忧,不饥,不渴,以真实为欲望,以真实为意愿。正如在这里,众生服从律令,无论追求的目标是国土,还是一片田地,他们都赖以维生;(5)


“正如在这里,依靠行动赢得的这个世界最终消亡,依靠功德赢得的另一个世界同样也最终消亡,这样,他们在这里没有发现自我和这些真实的愿望,去世后,不能在一切世界中随意活动。而那些在这里发现自我和这些真实的愿望的人,他们死后,能在一切世界中随意活动。”(6)




如果他向往父亲世界,凭这个意愿,父亲们就会出现。他拥有父亲世界而快乐。(1)


如果他向往母亲世界,凭这个意愿,母亲们就会出现。他拥有母亲世界而快乐。(2)


如果他向往兄弟世界,凭这个意愿,兄弟们就会出现。他拥有兄弟世界而快乐。(3)


如果他向往姐妹世界,凭这个意愿,姐妹们就会出现。他拥有姐妹世界而快乐。(4)


如果他向往朋友世界,凭这个意愿,朋友们就会出现。他拥有朋友世界而快乐。(5)


如果他向往香料和花环世界,凭这个意愿,香料和花环就会出现。他拥有香料和花环世界而快乐。(6)


如果他向往食物和饮料世界,凭这个意愿,食物和饮料就会出现。他拥有食物和饮料世界而快乐。(7)


如果他向往歌曲和音乐世界,凭这个意愿,歌曲和音乐就会出现。他拥有歌曲和音乐世界而快乐。(8)


如果他向往妇女世界,凭这个意愿,妇女们就会出现。他拥有妇女世界而快乐。(9)


凡他向往的目标,凡他怀抱的愿望,凭他的意愿,都会出现。他得以拥有而快乐。(10)




这些真实的愿望受到不真实掩盖。它们本是真实的,却被不真实掩盖。因为无论哪个与他相关的人,一旦去世,他就在这世再也见不到这个人。(1)


然而,无论是在这世还活着或已去世的人,或者其他任何他求之不得的东西,他都可以进入这里获得,因为这些真实的愿望被不真实掩盖。正像埋藏的金库,人们不知道它的地点,一次次踩在上面走过,而毫不察觉。同样,一切众生天天走过这个梵界,而毫不察觉,因为他们受到不真实蒙蔽。(2)


这个自我在心中。这是对它的词源说明:这个(ayam)在心中(hrdi),因此,称为心(hrdayam)。知道这样,他就能天天前往天国世界。(3)


这个平静者离开这个身体,上升,抵达至高的光,呈现自己的本相。这是自我。它不死,无畏,它是梵。这个梵,名为真实(satyam) 。 (4)


它含有三个音节:sat、 ti和yam。这个sat是不死,这个ti是必死,而依靠这个yam控制这两者。依靠它控制这两者,因此是yam。知道这样,他就能天天前往天国世界。(5)

注:“真实”(satya)一词的实际构成是由sat(“存在”)加上后缀ya。中性体格为satyam。而在这里拆解为sat、 ti和yam。 yam作为动词词根,义为控制。《大森林奥义书》5. 5. 1对这个词有另一种拆解读法,可参阅。




这个自我是堤坝,是分界,以免这些世界混乱。白昼和黑夜不越过这个堤坝,衰老、死亡、忧愁、善行和恶行也是这样。一切罪恶从这里退回。因为这里是摆脱罪恶的梵界。(1)


因此,越过这个堤坝,盲人不再是盲人,伤者不再是伤者,病人不再是病人。因此,越过这个堤坝,黑夜也变成白昼。因为这个梵界永远明亮。(2)


那些依靠梵行发现这个梵界的人,他们拥有这个梵界。他们能在一切世界中随意活动。(3)




人们所说的祭祀(yajña)实际上是梵行。因为凭借梵行,才得知这个人(yah)是知者(jñātā)。人们所说的祭品(ista)实际上是梵行。因为依靠梵行,通过追求(istvā),才获得自我。(1)


人们所说的多年祭(sattrāyana)实际上是梵行。因为依靠梵行,才获得那个存在(sat)即自我的保护(trāna)。人们所说的沉默誓(mauna)实际上是梵行。因为依靠梵行,才发现自我,思考(manute)自我。(2)


人们所说的斋戒(anāśakāyana)实际上是梵行。因为依靠梵行发现的这个自我不毁灭(na naśyati)。人们所说的林居(aranyāyana)实际上是梵行。ara和nya是梵界中的两座海(arnavau),在第三天界。那里还有爱兰摩迪耶湖,流淌苏摩汁的菩提树,不可战胜的梵城,神主建造的金宫。(3)


那些依靠梵行发现梵界中ara和nya这两座海的人,他们能在一切世界中随意活动。(4)




心的这些脉管含有各种精细的色素,褐色,白色,蓝色,黄色,红色。那个太阳也是这样,褐色,白色,蓝色,黄色,红色。(1)


正像大路延伸,贯通两个村庄:这个村庄和另一个村庄,太阳的光芒也贯通两个世界:这个世界和另一个世界。它们从那个太阳进入这些脉管,又从这些脉管进入那个太阳。(2)


如果一个人进入熟睡,彻底平静,不做梦,他就进入了这些脉管。他不再触及任何罪恶。因为这时他已经与光融合。(3)


如果一个人病危无力,围坐在身边的人们问他:“你认得我吗?”只要他还没有离开这个身体,那么,他还认得。(4)


一旦他离开这个身体,他就与这些光芒一起上升,或者,随着唵音上升。一念之间,就抵达太阳。确实,那是世界之门,对知者敞开,对不知者关闭。(5)


有偈颂为证:

有一百零一条心脉,

其中一脉通向头顶,

由它向上引向永恒,

其他各脉通向各方。(6)




生主说:“这个自我摆脱罪恶,无老,无死,无忧,不饥,不渴,以真实为欲望,以真实为意愿。应该寻找它,应该认识它。一旦发现它,认识它,就能获得一切世界,实现一切愿望。”(1)


天神和阿修罗双方都知道了这一点。他们都说:“我们要寻找这个自我。找到了它,就能获得一切世界,实现一切愿望。”于是,天神中的因陀罗和阿修罗中的维罗遮那出发。他俩不约而同,手持柴薪,来到生主身边。(2)


他俩过了三十二年梵行者的生活。然后,生主询问他俩:“你俩住在这里,想要得到什么?”他俩回答说:“这个自我摆脱罪恶,无老,无死,无忧,不饥,不渴,以真实为欲望,以真实为意愿。应该寻找它,应该认识它。一旦发现它,认识它,就能获得一切世界,实现一切愿望。人们说,这些是你说的话。我俩住在这里,想要找到它。”(3)


生主对他俩说:“在眼睛中看到的这个人,就是自我。”他又说道:“它不死,无畏,它是梵。”“那么,尊者,在水中和镜中看到的这个是谁?”他回答说:“在所有这些中看到的都是这个。”(4)




“你俩看这盆水。如果认不出自我,就告诉我。”于是,他俩看这盆水。然后,生主询问他俩:“看到了什么?”他俩回答说:“我俩看到了我俩的整个自我,尊者,连毛发和指甲都一模一样。”(1)


生主对他俩说:“你俩精心打扮,衣着华丽,全身装饰,再来看这盆水。”于是,他俩精心打扮,衣着华丽,全身装饰,再来看这盆水。生主询问他俩:“看到了什么?”(2)


他俩回答说:“正像我俩精心打扮,衣着华丽,全身装饰,尊者,这里的我俩也一样,精心打扮,衣着华丽,全身装饰。”然后,他说道:“这是自我。它不死,无畏,它是梵。”于是,他俩安心地离开。(3)


生主望着他俩,说道:“他俩没有获得自我,没有找到自我,就这样离去。无论天神和阿修罗哪一方,倘若依据这种奥义,必定失败。”确实,维罗遮那安心地回到阿修罗那里,向他们宣讲这种奥义:“在这世上,自我应该受尊敬,自我应该受侍奉。在这世上,尊敬自我,侍奉自我,他就会获得两个世界:这个世界和另一个世界。”(4)

注:维罗遮那将自我认同为身体,因而,他所说的自我,实际是指身体。


因此,直到现在,在这世上,人们提到不施舍者、不信仰者和不祭祀者,就会说:“哎呀!这个阿修罗!”因为这是阿修罗的奥义。他们用乞讨来的衣服和装饰品装饰死者的身体。因为他们以为这样能赢得另一个世界。(5)




然而,因陀罗还没有回到众天神那里,就发现其中的危险:“这个身体精心打扮,衣着华丽,全身装饰,它也精心打扮,衣着华丽,全身装饰。那么,同样,这个身体眼瞎,脚跛,残废,它也眼瞎,脚跛,残废。这个身体毁灭,它也毁灭。我实在看不出其中的好处。”(1)


于是,他又手持柴薪,返回。生主询问他:“摩伽凡啊,你已经和维罗遮那一起安心地离去,现在又回来,想要什么?”他回答说:“这个身体精心打扮,衣着华丽,全身装饰,它也精心打扮,衣着华丽,全身装饰。那么,同样,这个身体眼瞎,脚跛,残废,它也眼瞎,脚跛,残废。这个身体毁灭,它也毁灭。我实在看不出其中的好处。”(2)


他说道:“确实是这样,摩伽凡!但是,我会继续为你讲解。你就再住上三十二年吧!”因陀罗又住了三十二年。然后,生主对他说:(3)




“它在梦中愉快地活动。这是自我。它不死,无畏,它是梵。”于是,他安心地离去。然而,他还没有回到众天神那里,就发现其中的危险:“即使这个身体眼瞎,它不眼瞎;脚跛,它不脚跛;残废,它不残废;有缺陷,它没有缺陷,(1)


“即使身体被杀,它不被杀;身体脚跛,它不脚跛,依然仿佛有些人杀害它,有些人撕剥它衣裳,它会感到不愉快,甚至仿佛在哭泣。我实在看不出其中的好处。”(2)

注:这里是说梦中也有不愉快的体验。


于是,他又手持柴薪,返回。生主询问他:“摩伽凡啊,你已经安心地离去,现在又回来,想要什么?”他回答说:“即使这个身体眼瞎,它不眼瞎;脚跛,它不脚跛;有缺陷,它没有缺陷,(3)


“即使身体被杀,它不被杀;身体脚跛,它不脚跛,依然仿佛有些人杀害它,有些人撕剥它衣裳,它会感到不愉快,甚至仿佛在哭泣。我实在看不出其中的好处。”他说道:“确实是这样,摩伽凡!但是,我会继续为你讲解。你就再住上三十二年吧!”因陀罗又住了三十二年。然后,生主对他说:(4)



十一


“它进入熟睡,彻底平静,不做梦。这是自我。它不死,无畏,它是梵。”于是,他安心地离去。然而,他还没有回到众天神那里,就发现其中的危险:“按照方才所说,它在此刻不知道自己,不知道‘我是它’,甚至也不知道其他这些生物。它实际上已经毁灭。我实在看不出其中的好处。”(1)


于是,他又手持柴薪,返回。生主询问他:“摩伽凡啊,你已经安心地离去,现在又回来,想要什么?”他回答说:“按照方才所说,它在此刻不知道自己,不知道‘我是它’,甚至也不知道其他这些生物。它实际上已经毁灭。我实在看不出其中的好处。”(2)


他说道:“确实是这样,摩伽凡!但是,我会继续为你讲解。你就再住上五年吧!”因陀罗又住了五年。这样,总共一百零一年。因此,人们说:“摩伽凡在生主那里过了一百零一年梵行者的生活。”然后,生主对他说:(3)



十二


“摩伽凡啊,这个身体由死神掌控,必然死亡。但它是不死的、无身体的自我的居处。有身体者受苦乐爱憎控制。确实,有身体者不能摆脱苦乐爱憎。而苦乐爱憎不接触无身体者。(1)


“风无身体。云、闪电和雷也无身体。它们从空中上升,抵达至高的光,呈现自己的本相。(2)


“同样,这个平静者离开这个身体,上升,抵达至高的光,呈现自己的本相。它是至高原人。他在那里漫游,欢笑,游戏,娱乐,享有妇女、车辆和亲友,而不记得这个附属的身体。正像牲口系于车辆,气息系于身体。(3)


“若是眼睛凝望空中,正是有这位观看的原人,从而眼睛观看。正是这个自我确定:‘让我嗅这个吧!’从而鼻子嗅这个。正是这个自我确定:‘让我说这个吧!’从而语言说这个。正是这个自我确定:‘让我听这个吧!’从而耳朵听这个。(4)


“正是这个自我确定:‘让我想想这个吧!’思想是他的天眼。凭借思想这个天眼,他在梵界娱乐,看到这些欢乐。(5)


“确实,众天神崇拜这个自我。因此,他们获得一切世界,实现一切愿望。发现这个自我,认识这个自我,他就能获得一切世界,实现一切愿望。”生主这样说,生主这样说。(6)

注:“生主这样说”重复一次,以示强调。



十三


我从黑暗走向绚丽多彩,从绚丽多彩走向黑暗。正像马挥动鬃毛,我摒弃罪恶;正像月亮摆脱罗睺之嘴,我摆脱不完美的身体,完美的自我到达梵界,到达梵界。(1)

注:罗睺(Rāhu)是吞食月亮和太阳的阿修罗。“到达梵界”重复一次,以示强调。



十四


确实,名为空者带来名和色。梵在它们之中。它不死,它是自我。我到达生主的会堂和住处。我是婆罗门们的光荣。我是国王们的光荣。我是吠舍们的光荣。我已经赢得光荣。我是光荣中的光荣。不要让我变成白发和无齿者。不要让我变成无齿、白发和流涎者。不要让我变成流涎者。(1)



十五


梵天将这传给生主。生主传给摩奴。摩奴传给众生。在老师家中,按照仪轨,在为老师效劳之余,学习吠陀。然后,他返回自己家中,在洁净之处继续诵习。他供养守法的人们,控制一切感官,除了在圣地祭祀,不伤害一切众生。他这样活够岁数后,前往梵界,不再返回,不再返回。(1)

注:“不再返回”重复一次,以示强调。

15 次查看0 則留言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13. 弥勒奥义书 | Maitryupaniṣat

弥勒奥义书 第 一 章 确实,梵祭是古人安置祭火。因此,祭祀者安置这些火,应该沉思自我。这样,祭祀便圆满无缺。那么,应该沉思的那个是谁呢?它名为气息。关于它,有这个故事。(1) 有个国王,名为巨车。他让儿子继承王位后,想到这个身体无常,心生离欲,进入森林。他在那里实施严酷的苦行,伫立着,高举双臂,凝视太阳。在满一千天之时,来了一位牟尼,如无烟之火,又如燃烧的光焰。他是尊者夏迦耶尼耶,通晓自我。他对

11. 白骡奥义书 | Śvetāśvataropaniṣat

白骡奥义书 第 一 章 梵论者们说: 何为原因?何为梵?我们从哪里产生? 我们依靠什么生活?我们安居在哪儿? 众位知梵者啊,我们按照既定的情况, 生活快乐或不快乐,这一切由谁主宰? (1) 时间,自性,必然,偶然,元素, 子宫,原人,均在考虑之列,还有, 它们的结合,但都不是,因为自我存在, 而自我对于苦乐的原因,也不能自主。(2) 注:“自性”指事物的固有性质。“元素”指空、风、火、水和地五大

10. 蛙氏奥义书 | Māṇḍūkyopaniṣat

蛙氏奥义书 唵(Om)这个音节是所有这一切。对它说明如下:过去、现在和未来的一切只是唵 (Om)这个音节。超越这三时的其他一切也只是唵(Om)这个音节。(1) 注:唵 (Om)这个音节原本是在吟诵吠陀时,用于开头和结束的感叹词,这里将它视为神圣的音响符号,象征宇宙、自我和梵以及这三者的同一。 因为所有这一切是梵。这自我是梵。这自我有四足。(2) 注:“四足”,或译四部分,也就是下面所说的四种精神意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