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07. 伽陀奥义书 | Kaṭhopaniṣat


伽陀奥义书


但愿他保护我俩!但愿他欣赏我俩!但愿我俩勇健精勤!但愿我俩学业辉煌!但愿我俩不怨怼!

唵!和平!和平!和平!

注:“我俩”指老师和学生。



第 一 章



人们说,婆遮湿罗婆心怀愿望,施舍一切财富。他有个儿子名叫那吉盖多。(1)

注:婆遮湿罗婆在祭祀中施舍一切财富,希望获得果报。


谢礼被带走时,虽然他只是一个少年,但心生信仰。他思忖:(2)

注:“谢礼”指施舍给婆罗门祭司的财物,以答谢他们主持祭祀仪式。


“已经饮过水,已经吃过草,

已经被挤奶,感官已衰竭,

施舍它们的人走向名为

‘没有欢乐’的那些世界。”(3)

注:“它们”指那些作为谢礼的母牛。它们已经衰竭,不再能喝水、吃草和产奶,也不再能生育牛犊。因而,施舍这种母牛的人,只能再生在“没有欢乐”的世界。


他对父亲说:“父亲啊,你将我施舍给谁?”他重复说了一次,二次。父亲便说道:“我将你施舍给死神。”(4)

注:那吉盖多觉得父亲这样的施舍不能获得好的果报。于是,他愿意将自己也作为谢礼施舍。


“众人之中我领先,

众人之中我居中,

今天父亲要通过我,

对阎摩尽什么职责? (5)

注:这颂和下一颂是那吉盖多的内心独白。他觉得自己的品行在众人中或领先,或居中,不知父亲为何要将他送给死神阎摩。


“请看看前辈人,请想想后来人,

凡人如谷物成熟,如谷物再生。”(6)

注:这里,那吉盖多思考人的生死轮回。


婆罗门客人如火进入家中,他们

安抚他,说:“太阳之子,取水来!”(7)

注:“太阳之子”指阎摩。那吉盖多到达阎摩家中,阎摩家人提醒阎摩取水接待婆罗门客人。


对于不供奉食品的愚人,

婆罗门客人剥夺他这一切:

愿望和期盼,团结和友谊,

祭祀和善行,儿子和牲畜。(8)

注:这里强调热情接待婆罗门客人的重要性。可以视为叙述者的话,也可视为阎摩家人的话。

“婆罗门啊,你是尊敬的客人,


在我家住了三夜,没有进食;

我向你致敬!也祝愿我吉祥!

因此,我请你选择三个恩惠。”(9)

注:这是阎摩对那吉盖多说的话。据传说,那吉盖多到达阎摩家时,阎摩有事在外,三天后才相见。以下是那吉盖多和阎摩的对话。


“但愿乔答摩忧虑得以平息,

心情愉快,对我的怒气消失,

欢迎你释放我回家,死神啊!

三个恩惠,我选择这第一个。”(10)

注:乔答摩是家族名,指那吉盖多的父亲。


“奥达罗吉·阿卢尼因我

施恩,会像以前一样愉快;

他看到你摆脱死神之嘴,

会消除怒气,夜夜安睡。”(11)

注:奥达罗吉·阿卢尼也是那吉盖多父亲的名字。


“在天国世界,没有任何恐惧,

因你不在那里,而无衰老之虑;

摆脱饥饿和焦渴,超越忧愁,

安居在天国世界,充满欢愉。(12)


“你知道天国之火,死神啊!

请告诉我这怀有信仰之人;

那些天国居民享有永恒性,

这是我选择的第二个恩惠。”(13)


“这天国之火,那吉盖多啊!

我知道,我告诉你,让你知道;

它是根基,靠它达到无限世界,

你要知道,它深藏在洞穴中。”(14)

注:这里意谓火是一切存在的根基和底蕴。


死神告诉他火是世界之源,

告诉他祭坛的用砖及数量;

他如实复述听到的这些话,

死神很满意,继续向他讲述。(15)


灵魂高尚的死神高兴地说:

“我今天再赐给你这个恩惠:

凭你的名字就能知道这火,

并请接受这个多色的项链。(16)

注:“多色的项链”指项链为一,色为多。“项链”(srṅkā)一词的另一词义是道路。这样,也引申理解为在同一条道路上有多种行动(“业”)。


“举行三次那吉盖多祭,与三

结合,履行三业,超越生和死,

知道和沉思这位知梵生尊神,

他便达到无限的和平宁静。(17)

注:“那吉盖多祭”即火祭。前一颂中提到“凭你的名字就能知道这火。”因此,那吉盖多是火的别名。“与三结合”中的“三”指父、母和老师,或指吠陀、传承和善人。“三业”指祭祀、学习和施舍。“知梵生”指知道一切由梵而生。“知梵生尊神”指火。


“智者完成三次那吉盖多祭,

知道这三,沉思那吉盖多火,

他破除了前面的死亡罗网,

超越忧愁,享受天国的快乐。(18)


“这是你的通向天国之火,

也就是你选的第二个恩惠;

人们将会称说这火属于你,

那吉盖多,请选第三个恩惠!”(19)


“有个关于死去之人的疑惑:

人们或说存在,或说不存在;

我想要知道这个,请你指教!

这是我选择的第三个恩惠。”(20)


“甚至古代天神也对此困惑,

其中的法则微妙,不易理解;

那吉盖多啊,请你另选恩惠!

抛弃这个疑问,不要为难我。”(21)


“确实众天神也对此困惑,

死神啊,你也说这不易理解,

而像你这样的说者不可得,

也没有别的恩惠与此相等。”(22)


“你选择子子孙孙长命百岁,

大量的牲口、象、马和金子!

你选择广阔的领地,而你

自己活多少年,随你的心愿! (23)


“如果你认为这恩惠相等,

那就选择财富和长寿吧!

那吉盖多啊,你统治大地,

我让你满足所有的愿望。(24)


“人间难以实现的任何愿望,

随你的心意,提出请求吧!

这些美女,连同车辆和乐器,

都是尘世凡人难以获得的,

由我赠送,让她们侍奉你吧!

那吉盖多,别问我死亡问题。”(25)


“凡人的生存结束就在明天,

死神啊,一切感官活力衰竭;

所有的生命无不转瞬即逝,

留着你的车辆,你的歌舞! (26)

“凡人无法靠财富得到满足,

而看到你,我们怎能获得财富?

我们的生命全在你的掌控中!

因而,我仍然选择这个恩惠。(27)


“在下界衰老的凡人,若知道

和看透美色、爱欲和欢悦,

他已走近不老和不死世界,

怎么还会热衷过长的寿命? (28)


“这是人们的困惑,请你说明

浩茫未来这个问题,死神啊!

这个问题涉及深藏的奥秘,

那吉盖多不选择别的恩惠。”(29)




“至善一回事,欢乐另一回事,

两者束缚人,而目标不相同;

选取其中至善者,达到圆满,

选取其中欢乐者,失去目的。(1)


“至善和欢乐,同时走近人,

智者仔细观察,认真辨别,

因而智者选至善,不选欢乐,

愚者则选欢乐,不选至善。(2)


“你经过深思熟虑,抛弃

形态可爱的欲望和欢乐,

远离财富之路,那吉盖多啊!

尽管众多凡人沉溺其中。(3)


“智者们明白无知和知识,

这两者的指向迥然有别;

我认为那吉盖多渴求知识,

众多的欲望不能动摇你。(4)


“始终生活在无知之中,

却自认是智者和学者,

愚人们徘徊在歧路,

犹如盲人引导盲人。(5)


“痴迷财富,幼稚,任性,

未来不向这些愚人显示;

认为只有这世,别无其他,

这样的人一再受我控制。(6)


“许多人甚至不能听到他,

而即使听到,也不知道他;

听到而善于说出者是奇迹,

知道而善于教诲者是奇迹。(7)


“平庸之人讲述他,设想他

多种多样,也就变得不可理解;

而不依靠他人讲述,也没有出路,

因为他不可思辨,比微妙更微妙。(8)

注:“不依靠他人讲述,也没有出路”,也就是说唯有依靠知者(即知道梵我同一者)讲述,别无出路。


“依靠思辨不能获得这信念,

依靠他人讲述,则容易理解;

最可爱的人啊,你坚持真理,

已经获得它,那吉盖多啊!

愿我们有你这样的提问者。(9)


“我知道财富无常,不可能

依靠无常者获得永恒者;

因此,我用无常的物质集成

那吉盖多火,而获得永恒者。(10)


“看到欲望的满足,世界的根基,

祭祀的无穷果报,无惧的彼岸,

伟大的歌颂赞美,那吉盖多啊!

你聪明睿智,坚定地抛弃一切。(11)


“那位古老的天神难以目睹,

深藏在洞穴之中,隐而不露;

智者依靠自我瑜伽,沉思

这位天神,摆脱快乐和忧愁。(12)

注:“洞穴”喻指心。“自我瑜伽”指沉思自我。


“听到他,把握他,看清本质,

获得这个微妙者,凡人喜悦,

因为获得了应喜悦者;我认为

这座福宅已为那吉盖多敞开。”(13)


“不同于正法,不同于非法,

不同于已做,不同于未做,

不同于过去,不同于未来,

你所看到者,请你告诉我。”(14)


“所有吠陀宣告这个词,

所有苦行称说这个词,

所有梵行者向往这个词,

我扼要告诉你这个词:

它就是唵! (15)


“这个音节是梵,这个音节是至高者,

知道这个音节,他便得以心遂所愿。(16)

“这是最好依托,这是最高依托,

知道这个依托,在梵界享受尊贵。(17)


“这位智者不生,也不死,

不来自哪儿,不变成什么,

不生,永恒,持久,古老,

身体被杀,它也不被杀。(18)

注:“这位智者”指自我。


“如果杀者认为杀它,

被杀者认为它被杀,

两者的看法都不对,

它既不杀,也不被杀。(19)


“这自我深藏在众生心穴中,

比微小更微小,比巨大更巨大;

无欲望者看到它,摆脱忧愁,

感官平静,认识到自我伟大。(20)


“它坐着也能远行,

它睡着也能周游,

除了我,有谁知道这位

喜悦或不喜悦的天神? (21)

注:参阅《自在奥义书》4—5。


“身体中的无身体者,

不安定中的安定者,

知道自我遍及一切,

伟大,智者不会忧愁。(22)


“获得这自我,不依靠言教,

不依靠智力,不依靠博闻,

那是依靠自我选中而获得,

自我向他展示自己的性质。(23)


“如果不戒绝恶行,不凝思静虑,

思想不平静,凭智慧也不能获得。(24)

“婆罗门和刹帝利是它的食物,

死亡是调料,谁知道它在哪里?”(25)




“五火和那吉盖多三火,

那些知梵者指出这影和光

进入至高领域的洞穴中,

饮用善行世界的规律。(1)

注:“五火”指在祭祀中供奉的五火。“影和光”喻指五火和那吉盖多三火,分别代表个体自我和至高自我。“规律”指果报。


“愿我们把握那吉盖多火,

它是不灭的、至高的梵,

祭祀者的津梁,让愿望

渡海者达到无惧的彼岸。(2)


“要知道自我是车主,身体是车辆,

要知道智慧是车夫,思想是缰绳。(3)


“智者们说感官是马匹,感官对象是领域,

与身体、感官和思想联系的自我是享受者。(4)


“缺乏智慧的人,思想经常不受约束,

他的感官犹如车夫难以驾驭的野马。(5)


“富有智慧的人,思想始终受到约束,

他的感官犹如车夫易于驾驭的驯马。(6)


“缺乏智慧,思想轻浮,常受污染,

他达不到那个境界,陷入轮回中。(7)


“富有智慧,思想沉稳,始终纯洁,

他达到那个境界,也就不会再生。(8)


“人以智慧为车夫,以思想为缰绳,

他到达目的地,毗湿奴的最高之步。(9)

注:毗湿奴(Visnu)在吠陀时期是一位太阳神,以跨越三大步著称。


“感官对象高于感官,思想高于感官对象,

智慧高于思想,而伟大的自我高于智慧。(10)

注:“伟大的自我”指个体自我。


“未显者高于伟大的自我,原人高于未显者,

没有比原人更高者,那是终极,至高归宿。(11)

注:“未显者”指原初物质。“原人”指至高自我。


“这个自我深藏在一切众生中,隐而不露,

而目光微妙者凭无上微妙的智慧能看见。(12)

注:“这个自我”指原人,即至高自我。


“智者将语言控制在思想中,

将思想控制在智慧自我中,

将智慧自我控制在伟大自我中,

将伟大自我控制在平静自我中。(13)


“起来!醒来!已获

恩惠,应该知道剃刀

刀刃锋利,难以越过,

圣贤们说此路难行。(14)


“知道它无声,无触,无色,

无味,无香,不变,稳定,

无始无终,高于伟大自我,

永恒,他便摆脱死神之嘴。”(15)


死神讲述的这个永恒的那吉盖多故事,

智者宣讲它,听取它,在梵界享受尊贵。(16)


若在婆罗门集会上,或者在葬礼上,

宣示这个至高奥秘,他便达到永恒,

他便达到永恒。(17)



第 二 章



自生者向外凿通那些感官,

因此人向外看,不看内在自我,

然而,有的智者追求永恒性,

他转过眼睛,向内观看自我。(1)

注:“自生者”指自我。


愚人们追随外在的欲望,

自己投身张开的死亡之网,

然而,智者们知道永恒性,

不在不稳定中寻求稳定。(2)


色、味、香、声、触和交欢,

靠它感受,认知,岂有他者?

这就是它。(3)


靠它感受梦中和觉醒,智者知道

这遍及一切的伟大自我,不会忧愁。(4)


知道眼前这位食蜜者,自我,生命,

过去和未来之主宰,他不会厌弃。

这就是它。(5)


它生于苦行之前,生于水之前,

进入洞穴之中,通过众生观看。

这就是它。(6)


阿底提是众神之母,与元气共存,

进入洞穴之中,与众生一起出生。

这就是它。(7)


火藏两片木中,似胎儿受孕妇保护,

人们每天醒来,奉上祭品,祭供这火。

这就是它。(8)

注:这首颂诗见《梨俱吠陀》3. 29. 2。


太阳从那里升起,在那里落下,

众天神之居处,谁也不能超越。

这就是它。(9)

注:参阅《大森林奥义书》1. 5. 23。


这里有,也在那里有,

那里有,同样这里有;

若在这里看似不同,

他从死亡走向死亡。(10)


唯有依靠思想得知,

在这里没有任何不同;

若在这里看似不同,

他从死亡走向死亡。(11)

注:参阅《大森林奥义书》4.4.19。


原人大似拇指,居于自我中,若知道

这是过去未来之主,也就不会厌弃。

这就是它。(12)

注:这里的“自我”可理解为身体。居于身体中的原人(即自我或灵魂)拇指般大小,这样的描写也见《白骡奥义书》3. 13和5. 8,《弥勒奥义书》6. 38。在《摩诃婆罗多》中著名的莎维德丽故事中,这样描写阎摩取走萨谛梵的灵魂:“牵出一个系上套索的、拇指大的小人儿”。(3.281.16)


原人大似拇指,犹如无烟之火,

过去未来之主,同是今日明日。

这就是它。(13)


险峰绝顶上的雨水沿着山坡分流,

视万法相异者也是这样追随万法。(14)


净水流入净水,变成同样,乔答摩之子啊!

牟尼明白这个道理,他的自我也是这样。(15)




思想不扭曲的无生者,

有一座十一门的城堡,

控制它,则没有忧愁,

摆脱它,则获得解脱。

这就是它。(1)

注:“无生者”指自我。“城堡”指身体。“十一门”指双眼、双耳、双鼻孔、嘴、肛门、生殖器、肚脐和头顶。“控制它”和“摆脱它”中的“它”指城堡。


如同天鹅居于天空中,婆薮居于空中,

祭司居于祭坛中,客人居于苏摩酒罐中,

伟大规律居于人中,神中,规律中,空中,

生于水,生于牛,生于规律,生于山。(2)

注:“天鹅”喻指太阳。婆薮(Vasu)是神名。“伟大规律”指自我。这首颂诗见《梨俱吠陀》4.40.5 。


引导元气向上,引导下气向后,

这侏儒坐中间,众天神侍奉他。(3)

注:自我大似拇指,故而又称为侏儒。


一旦居于身体的有身者离开,

摆脱身体,这里还会留下什么?

这就是它。(4)

注:“有身者”指自我。


凡人活着,并非依靠元气和下气,

而是依靠这两者所依靠的那个。(5)


我将告诉你永恒的梵这个奥秘,

人死后,自我怎样,乔答摩之子! (6)


一些有身者进入子宫,从而获得身体,

另一些追随不动者,依照业和学问。(7)


这个原人在睡眠者中醒着,

创造种种愿望;它是纯洁者,

是梵,被称为不死的永恒者,

不可超越;一切世界依靠它。

这就是它。(8)


火原本是一个,进入世界之后,

依据所遇色,形成各种相应色,

同样,唯一的自我在一切众生中,

形成各种相应色,而又居于外。(9)


风原本是一个,进入世界之后,

依据所遇色,形成各种相应色,

同样,唯一的自我在一切众生中,

形成各种相应色,而又居于外。(10)


太阳是所有一切世界的眼睛,

不受外界各种错误的视觉污染,

同样,唯一的自我在一切众生中,

不受世界的痛苦污染,超然于外。(11)


唯一的主宰,一切众生的自我,

它使一种色成为多种色;智者们

知道它居于自我中,正是他们,

而不是其他人,获得永恒的幸福。(12)


无常中的恒常,知觉中的知觉,

满足众人愿望的唯一者;智者们

知道它居于自我中,正是他们,

而不是其他人,获得永恒的幸福。(13)


人们认为“这是它”,这至高幸福不可言说,

怎样可以知道它?它照耀,还是不照耀? (14)


那里,太阳不照耀,星月不照耀,

那些闪电不照耀,更不必说这火;

一旦它照耀,一切都随之照耀,

依靠它的光芒,所有这些才照耀。(15)




这棵永恒的菩提树,树根

向上,枝条向下;它是纯洁者,

是梵,被称为不死的永恒者,

不可超越;一切世界依靠它。

这就是它。(1)


世界上的所有这一切,

出生和活动在元气中;

它是大恐怖,高举的雷杵,

人们知道它,便获得永恒。(2)


出于惧怕它,火燃烧,

出于惧怕它,太阳发热,

因陀罗,风,死亡为第五,

出于惧怕它,迅速跑动。(3)

注:参阅《泰帝利耶奥义书》2. 8. 1。


能在这世身体瓦解前知道它,

此后在创造世界中获得身体。(4)


在自我中见它,如在明镜中,

在祖先世界中见它,如在梦中,

在健达缚世界中见它,如在水中,

在梵界中见它,如在光和影中。(5)


知道感官的各种形态和起源,

出现和消失,智者不会忧愁。(6)


思想高于感官,本质高于思想,

大我高于本质,未显者高于大。(7)

注:“大我”或“大”均指自我。


原人遍及一切,无相,高于未显者,

人知道它,便获得解脱,走向永恒。(8)


它的形态超越视觉,

无人能凭眼睛看到它;

凭心、智和思想理解它,

知道它,人们达到永恒。(9)


五种感官知觉连同思想,全都停止,

智慧也不动,人们说这是至高境界。(10)


人们认为这是瑜伽,牢牢把持感官,

不会迷乱,因为瑜伽就是来去生灭。(11)


不能用语言、思想和眼睛得知,

除了说“它存在”,还能怎么得知? (12)

注:“它存在”也可译为“它在”或“它是”。


它存在和它的真实性,由这两方面认知;

确认了它存在,它的真实性也就会清晰。(13)


一旦摒弃盘踞心中的所有欲望,

凡人达到永恒,就在这里获得梵。(14)

注:这颂见《大森林奥义书》4. 4. 7。


一旦割断缠绕心中的所有缚结,

凡人达到永恒。这些便是教诲。(15)


一百零一条心脉,其中一脉通向头顶,

由它向上引向永恒,其他各脉通向各方。(16)

注:这颂见《歌者奥义书》8.6.6。


大似拇指的原人,这内在自我,

经常居于人心中;应该坚决地

将它与自己的身体作出区分,

犹如区分蒙遮草的草茎和草;

应该知道它是纯洁者,永恒者,

应该知道它是纯洁者,永恒者! (17)

注:这颂末行重复一次,以示强调。


那吉盖多获得死神讲述的

这种知识,完整的瑜伽法,

摆脱污垢和死亡,达到梵,

其他知道自我者也是这样。(18)

24 次查看0 則留言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13. 弥勒奥义书 | Maitryupaniṣat

弥勒奥义书 第 一 章 确实,梵祭是古人安置祭火。因此,祭祀者安置这些火,应该沉思自我。这样,祭祀便圆满无缺。那么,应该沉思的那个是谁呢?它名为气息。关于它,有这个故事。(1) 有个国王,名为巨车。他让儿子继承王位后,想到这个身体无常,心生离欲,进入森林。他在那里实施严酷的苦行,伫立着,高举双臂,凝视太阳。在满一千天之时,来了一位牟尼,如无烟之火,又如燃烧的光焰。他是尊者夏迦耶尼耶,通晓自我。他对

11. 白骡奥义书 | Śvetāśvataropaniṣat

白骡奥义书 第 一 章 梵论者们说: 何为原因?何为梵?我们从哪里产生? 我们依靠什么生活?我们安居在哪儿? 众位知梵者啊,我们按照既定的情况, 生活快乐或不快乐,这一切由谁主宰? (1) 时间,自性,必然,偶然,元素, 子宫,原人,均在考虑之列,还有, 它们的结合,但都不是,因为自我存在, 而自我对于苦乐的原因,也不能自主。(2) 注:“自性”指事物的固有性质。“元素”指空、风、火、水和地五大

10. 蛙氏奥义书 | Māṇḍūkyopaniṣat

蛙氏奥义书 唵(Om)这个音节是所有这一切。对它说明如下:过去、现在和未来的一切只是唵 (Om)这个音节。超越这三时的其他一切也只是唵(Om)这个音节。(1) 注:唵 (Om)这个音节原本是在吟诵吠陀时,用于开头和结束的感叹词,这里将它视为神圣的音响符号,象征宇宙、自我和梵以及这三者的同一。 因为所有这一切是梵。这自我是梵。这自我有四足。(2) 注:“四足”,或译四部分,也就是下面所说的四种精神意

bottom of page